史话史话
关注: 1贴子:1498 排名: 2 
0 回复贴,100 次查看
<返回列表

闯入史记的美女│仲子伤心欲绝,但又能向谁哭?

史小翠 发表于 2020-5-4 00:13:46
本帖最后由 史小翠 于 2020-5-4 00:14 编辑


鲁惠公见儿媳妇长得十分漂亮,就劈手夺来自己要了。

11.jpeg
《诗经》里的仲子图/源自网络



生在贵族之家,天成花容月貌,嫁做国君为妇,在一个女人被当做攀援的凌霄花的时代,她的命实在是太好了。

但在这荣华富贵的表象之下,她的辛酸有谁知道,又有谁能够体谅?



周天子取得天下之后,前后分封了一百多个诸侯国。在这一百多个诸侯中,最重要的,也是和周天子关系最近的,除了鲁国,还是鲁国。

这首先是因为鲁国和周天子一个姓,不仅一个姓,根本就是一家人。鲁国的开国老祖姬旦,和周朝的开山老祖姬发,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当年姬发领兵打败纣王的时候,姬旦扛着大旗,护着姬发,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进都城,和姬发一起厘定了天下。  

姬发是姬家的老二。老大死得早,老四姬旦以下的七个弟兄,当年能扛枪打仗上前线的,都曾跟着姬发出生入死。但尽管都是同舟共济的亲兄弟,可谁也没有姬旦的功劳大,一来姬旦特别忠心,二来姬旦特别能干,正因为如此,得天下之后封的第一个姬姓诸侯,就是姬旦。

但是天下初定,百废待兴,要干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所以武王哥哥就对姬旦弟弟说了,你能不能先不要到封地去,先在朝廷里帮我处理一下朝政?

兄弟变成了君臣。君王有令,焉能不从?



兄弟虽然成了君臣,但兄弟情分还在。

周武王生病的时候,姬旦比谁都着急,他到宗庙里祷告,说老天爷呀,我情愿代替周武王去死,只要能让周武王的身体快快好起来。

为了说话算数,姬旦还把祷词封存起来,以资神灵鉴证。

老天爷也给足了姬旦面子,周武王果然大病痊愈,只是当时周武王并不知道姬旦曾经为之祈祷设誓这件事。

后来,武王驾崩了,武王的儿子成王年纪太小,姬旦害怕一些图谋不轨的奸人趁机作乱,就当了摄政王,抱着成王处理天下大事,而让儿子伯禽代表自己到封地管理鲁国。

伯禽正处在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年纪,离开老爸去独挡一面,很容易狐假虎威骄横跋扈不干正事啊。

所以,伯禽要出发了,姬旦交代这,交代那,唾沫都说干了,就这还是不放心,最后干脆直接把话挑明了,说你看我是谁呀,我是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的弟弟,周成王的叔叔,和全天下的人比过来,我的出身够尊贵了吧?但是我常常洗一次头中间要停两三次,吃一顿饭中间要停两三次,为什么呀?因为我要接待天下贤能之士,生怕怠慢了他们,生怕得不到他们,生怕失去了他们。所以你呀,到了鲁国,一定要谦虚谨慎,千万不要自高自大。

伯禽倒是实诚,遵照父亲的指示,一丝不苟做去,并且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国人进行文明礼貌教育,以至于过了三年,才腾出时间到朝廷述职,当然也是向父亲汇报工作,因为当时处理日常国事的就是他的老爸。

老爸不理解,问儿子,你怎么才来呀?

伯禽说,我在移风易俗呢。

这,可能也就是鲁国为何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礼仪之邦的缘故了。



礼仪之邦的鲁国,国君有时候却带头不像话,传到第十三代的时候,第一家庭的家长鲁惠公首先在家事上坏了规矩。

鲁惠公的第一任夫人孟子早逝,没留下一男半女。

孟子的陪嫁声子生了个儿子,惠公给他起名叫息,被鲁惠公立为太子。

息做太子的时候,惠公给他说了一房媳妇,是宋国国君的侄女,叫做仲子。

仲子被迎到鲁国,没和太子拜天地之前,老公公照例先接见一下。

这一接见不打紧,鲁惠公被儿媳的美貌惊到了,就腆着脸对太子息说,我这年纪也大了,身边总没个合适的人侍奉,仲子就先留在我这儿吧,回头呢,给你另娶一个更好看的。

鲁惠公是中国历史上扒灰的老鼻祖。

被老爹夺了妻子,太子息真够倒霉的,但这个倒霉蛋的倒霉日子还没完。没过多久,仲子被正式册封为夫人,成了鲁惠公的正妻。

又没过多久,仲子给鲁惠公生了个儿子,取名叫允。

母亲是正妻,公子允就是嫡出。按照周公定下的嫡长子继承制,作为庶出,息的太子身份自动取消,小弟弟允成了鲁惠公的法定接班人。

鲁惠公当政46年,到阎王殿报到了。

太子允还是个小孩子,根本没法处理朝政,所以大臣们就一致推举公子息摄政,后人称之为鲁隐公。



鲁隐公本来干得好好的,但弟弟公子挥有想法了。他找到鲁隐公说,主公您当了这么多年国君,把国家治理得这么好,满朝文臣武将对您超级服气。现在太子允已经长大了,保不准后面会怎么样,依我看,把他除掉算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您呢,安安稳稳继续当国君,我嘛,当个太宰辅佐您。您看好吗?

鲁隐公一听,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太子允当国君是先君之命,我不过是因为太子允年纪太小,代他做了十几年的国君而已。现在太子允确实已经长大了,所以我正在菟裘那个地方修房子,准备在那里颐养天年。至于国君之位嘛,我已经决定还给太子允了。

公子挥在鲁隐公这里碰了个钉子,但他不肯回头,尤其知道了鲁隐公的真实想法之后,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坏事坚决进行到底。

这个两面三刀的害人精立马跑到公子允那里说,小弟啊,咱大哥,公子息,您可能还不了解他吧,他一直想要除掉您,除掉您他自己才好放放心心做国君嘛。您看这样好不好,让我去杀掉公子息,为国除去一大害!

公子允是个脑子进水的吃货,他也不想想,鲁隐公如果要除掉他,早把他掐死在摇篮里了,还能等到他长大成人再动手?

大概也是在争权夺利这种问题上宁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吧,公子允立马同意公子挥把为国辛苦操劳十几年的大哥给杀了。



公子允的妈妈仲子,一到鲁国就被公公点名改嫁,嫁给了鲁惠公这个老头子,但毕竟因为生了一个儿子,且这个儿子最终当了国君,所以尽管《史记·鲁周公世家》没在介绍她的身份之外进行任何评价,但因为仲子的被改嫁,开启了这个礼仪之邦的非礼之举,鲁国在国际上不大不小地丢了一回人,而且因为小人作怪,导演了一场兄弟相残的悲剧,所以在这个热闹的政治舞台上,仲子是被人强行推到了前台,尽管没有台词,我们还是根据她在鲁国历史拐点上的地位,将其纳入《史记》美女系列。

这位可怜的美女,司马迁只交代了她的来龙,没交代她的去脉,只说惠公见儿媳妇长得十分漂亮,就劈手夺来自己要了。

司马迁的原话是:“息长,为娶于宋。宋女至而好,惠公夺而自妻之,生子允,登宋女为夫人,以允为太子。”

话说鲁惠公死后,还没等到儿子登基当上国君,仲子的一缕青魂就随惠公而去了。

按照当时的礼仪,本该自己的儿子为母亲主持葬礼,但不知是不是公子允年纪太小无法主持大礼,还是鲁隐公故意想让死了的仲子难堪,或者对仲子一直心怀爱慕,反正是鲁隐公为仲子主持了葬礼,而且打破常规,为之举行了高规格的安葬仪式。

历史有太多的假如。假如仲子当年没有被强行嫁给鲁惠公,而是和太子息喜结连理,那么,鲁国就不会有一个鲁隐公。假如仲子当年嫁给了鲁隐公,从鲁隐公当政期间的作为来看,这对年轻的国君和国母虽然不一定成为鲁国历史上最好的拍档,但至少不会闹出贻笑大方的丑闻,也不会发生兄弟相残的惨剧。



历史学家都是马后炮。他们曾经试着给鲁隐公支招,说鲁隐公要是向他的祖宗周公旦学习,早早地让弟弟公子允登位,自己当摄政王,如果弟弟实在太小,那么抱着弟弟听政也可以,等弟弟长大了归政于弟弟,让奸人挑拨是非找不到借口。

结果呢,鲁隐公虽然没有当国君的野心,但事实上成了国君。鲁隐公虽然有退隐的准备,但别人还以为他不打算归政于公子允呢,怪不得奸人一挑唆,公子允就杀了鲁隐公。制造了一起裹进政治漩涡,却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典型案例。

史小翠曰:鲁隐公是个介于好与不好之间的人,他的好在于他完全遵照父亲的指示办事,但他绝对的忠诚导致他绝对的迂腐,以至于最后连性命都没有保住。戒乎哉!戒乎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