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史话
关注: 1贴子:1499 排名: 2 
0 回复贴,251 次查看
<返回列表

闯入史记的美女 │ 堂堂国母,怎么混成国际笑柄了?

史小翠 发表于 2020-4-5 23:31:28
本帖最后由 史小翠 于 2020-4-5 23:33 编辑


身残不算残,脑残才是残。作为一国之君和一国国母,笑话身有残疾的别国使臣,是名副其实的脑残粉。
21.jpg




《史记》里的文姜,实在不给齐国撑面子,简直把齐国的脸面都丢尽了。

不知问题到底出在哪,齐国的男人们建功立业,气势如虹,尤其是大名鼎鼎的齐桓公,虽然不是天子,但是名气威望,都盖过了当时的周天子好多倍,说他是雄强霸道的世界警察也好,说他是扶危济困的仁慈之君也罢,反正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诸侯们畏惧的是齐桓公,敬仰的是齐桓公,佩服的还是齐桓公。

但是齐桓公的身后事,安排得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妻妾成群,儿子超过一个班,但是这些不成器的妻儿们,除了吃着他的,喝着他的,享受着他的尊荣富贵之外,闲下来的时间,就是琢磨着怎样消费他的资源。

五个有势力的公子,你方唱罢我登台,搞得齐桓公死后40年的时间里,一片风声鹤唳,满朝乌烟瘴气。

还好,齐惠公之后,没人再掺和了,于是齐惠公顺利地实现了父子间的权力交接,他的儿子无野顺利登上齐国权力宝座,成为齐国第22代君主,死后被赐为齐顷公。

在齐国历史上,齐顷公不算个好君主,也不算特别差的君主,大概处于中等偏下的水平。

但这个治国不咋样的人,对妈妈可是绝对孝顺,以至于一不留神,不仅自己差点送了性命,还让妈妈跻身于《史记》名人堂。



关于这个事,《史记·齐太公世家》上这么说:“晋使郤克于齐,齐使夫人帷中而观之。郤克上,夫人笑之。郤克曰:‘不是报,不复涉河!’”

说的再细一点,就是晋国使臣郤克奉命出使鲁国和齐国,完成在鲁国的使命之后,鲁国国君对郤克说,刚好,鲁国也要到齐国问问好,就派大夫季孙行父跟郤大夫一块儿去吧。

两国的使者唠着嗑,不知不觉到了齐国的边界。

可巧,在这儿碰到了卫国和曹国出使齐国的使臣孙良夫和公子首。

四个人说说笑笑,一路来到齐国首都。

齐顷公见了这四个人,差点笑出声来!他使劲压住笑,例行公事说完客套话,然后敷衍道,明天请到宫里来,寡人请各位大夫喝酒!

齐顷公下了朝,一溜烟跑到母亲萧太夫人跟前,没说话先就大笑起来。

太夫人萧桐叔子说,咋回事啊,什么事把你乐成这样?

齐顷公说,哎呀,笑死人了。今天晋、鲁、卫、曹四国的大夫一块来访问齐国,这事本来就够巧的了,但还有比这更巧的呢,您做梦都想不到,晋国的大夫郤克老闭着一只眼,鲁国的大夫公孙行父是个秃头,卫国大夫孙良夫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曹国大夫公子首则是个驼背。您想啊,一个独眼龙,一个光葫芦,一个瘸子,一个罗锅儿,四个家伙不约而同地出使齐国,这不是太巧了吗?

太夫人一听,说,咦!还有这种巧事儿?明天我可得瞧瞧。

23.png



齐顷公本来就是个眼睛长在脑瓜顶上的人,一心想像他的爷爷齐桓公一样,做一回天下的霸主,加上这时候实力强大的晋国被楚国打败了,齐国和楚国的关系还不错,就觉得这天下嘛,就是齐国的天下了,就肆无忌惮地要跟这四国的使臣玩一把。

第二天,齐顷公特意挑选了四个人,一对一地陪同这四国使臣。

陪郤克的是一只眼,陪季孙行父的是个秃子,陪孙良夫的是个瘸子,陪公子首的呢,当然是个罗锅了。

萧太夫人站在楼上,看见这几个人成双成对地走过来,别提有多滑稽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的宫女们也都忍不住跟着叽叽嘎嘎笑起来。

郤克们本来以为这样安排只是个巧合,也没怎么在意。

听到楼上的笑声,一下子反应过来,知道这是齐顷公有意捉弄他们。

那顿酒饭吃成啥样,心情有多糟糕,也就可想而知了。

22.jpg



郤克们一出来就迫不及待地问,这楼上那些笑话我们的人是谁呀?

答曰:嗯,大概是……

当郤克们知道取笑他们的是齐国国母萧太夫人时,原来一长高的火气,一下子蹿到了十七八丈,咬牙切齿道,此仇不报,枉为大丈夫!

本来嘛,任谁看了这个事,都会觉得齐顷公拿别国使臣开玩笑,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不成体统,连一点国体都没有。

退一步说,齐顷公这样做还能谅解,因为齐顷公毕竟年轻玩心大,虽然玩过火了,但毕竟可以将其归为年轻人不懂事。

但萧太夫人的嘲笑可绝对不能原谅。

这旁若无人的大笑中,哪里有一点点国母范儿?简直连个普通农妇都不如。但凡稍微懂一点待客之道,也不至于当面笑话别国使节的身体缺陷,别说人家是一国使节,就是对一个普通人,也不能随便笑话人家的身体缺陷呀。

但齐国国母萧桐叔子就这么做了,而且还不是一般地在心里偷着乐,或者私下里笑出声,而是明目张胆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对着身有残疾的来访使节哈哈大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

24.jpg



在伤害中没有比伤害一个人的自尊更严重的了。

伤害一国使节的自尊,等于伤害一个国家的尊严!

于是,攒了三年,攒足了精神气力的郤克,在晋国国君的支持下,带着晋国大兵打到齐国。

晋国的儿郎们气势如虹,都没怎么打,齐国的将士们就溃不成军了。

齐顷公换上士兵的衣服仓皇逃窜,躲过一劫。

绝对完胜的晋国大军,不要齐国的人口,也不要齐国的金银财宝良田美池,点名只要一个人:把那个虽是国母但没国母样,不懂得尊重人,没有基本同情心,骨头没有四两重的妇人——萧桐叔子交出来!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简直把国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可是,再怎么着,也不能把国母交出来呀。于是齐国人好话说了几箩筐,又把以前侵占鲁国和卫国的土地还给他们,签订了从此以后誓不侵犯的条约,郤克才把军队撤了回去。



萧桐叔子的这一笑,代价可是太大了,差一点倾城倾国。

你说齐国的这个国母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哪来这么个没教养的国母,简直就是个害人精嘛。

据野史记载,萧桐叔子是齐惠公的小妾,因为地位卑贱,所以怀了齐惠公的孩子也不敢说出来,孩子出生后,她也不敢抚养,把他撂在野地里,后来有人把他收养了,一条小命才活了下来,所以给他取名叫“无野”。

尽管萧桐叔子一度想抛弃无野,但无野倒是不记仇,而且还挺孝顺的,想方设法要逗母亲开心,甚至不惜拿外国使臣的残疾开玩笑。

只是这个母亲空担了一个国母的名头儿,没有一点国母的样子,对儿子的胡闹不仅不制止,还一起跟着瞎起哄。她的这一胡闹不打紧,不仅差一点送了儿子的命,甚至连齐国都差一点被灭了。要不是齐国派到晋国军营里求和的使臣能说会道,萧桐叔子的祸,还不定闯多大呢。

历史是公正的,萧桐叔子从笑话别人开始,以终被人笑话结束。

司马迁也真是个活宝,放着那么多好女人不写,偏偏把这么个丢人现眼的事,把这么个不识大体的萧桐叔子写进了《史记》,成了千秋万代人的笑柄。当然了,既是笑柄,就是教训的一部分,不知汲取教训,就会重蹈覆辙惹祸上身,如果能汲取教训,就可能会化险为夷。

史小翠曰:身残不算残,脑残才是残。齐顷公和他的母亲萧桐叔子,身为一国之君和一国国母,不尊重来访使臣的人格,随意嘲笑来访使臣的人身缺陷,表面看是修养不够,实际上是不以国事为重。作为普通人,笑话一下残疾人算不上什么纲常大事,但作为一国之君和一国国母,笑话身有残疾的别国使臣,就是名副其实的脑残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