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最新文章
关注: 0贴子:134 排名: 1 
1 回复贴,348 次查看
<返回列表

劳荣枝这二十年

猪小弟 发表于 2019-12-5 23:18:37
朱大红独立养大了3个小孩,无论多忙,她每年都会去一趟公安局,询问劳荣枝的下落。2019年11月29日,小儿子怪异地叫了她一声“妈妈”,给她看新闻上一个女人的照片。她知道,这一切要画上句号了。


87.jpg

文 | 向治霖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南风窗”(ID:SouthReviews)

87.jpg
逃亡20年,背负7条人命的劳荣枝11月28日上午在厦门某商场被抓获
劳荣枝的笑刺痛了朱大红。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在厦门一商场落网,上一次从警方追捕中逃脱后,她已经销声匿迹二十年。落网时,她表现平静,没吵没闹,还对着警方的镜头露出笑容。
朱大红抹着眼泪说,那个笑容让她“气愤万分”。朱大红的丈夫陆中明,在事业刚刚起步的31岁,被劳荣枝和情人法子英选中杀死。“如果我在现场,真想在她(劳荣枝)脸上扇两巴掌。”朱大红说。
时间回到20年前,陆中明离开乡下老家,到合肥去做木匠散工。六安路至今仍有一批木匠,他们守株待兔般地,在路口等待客户上门。1999年,六安路的木工最多时有80多人,他们拿着工具在路边摆摊,非常热闹。
陆中明才来了半个月,1999年7月22日,他被一个“客户”叫到家中。那人身高一米七三,面容瘦削,留着一撇小胡子。他就是在世纪末名震一时的“悍匪”——法子英。

76.jpg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处决

陆中明从此一去无回。朱大红的代理律师刘静洁说,陆中明刚一进门,看见屋里还有一个铁笼,关着一个中年男人,他想夺门逃出,法子英早就堵在了门口。他又要冲向阳台,没跑出两步,就被法子英从身后捅刺,在接连数刀中倒下了。
第二天,在合肥某公司的家属楼,防暴警察层层包围了法子英。警方用了催泪弹,在法子英逃窜时击中了他的右腿,成功将其抓获。但劳荣枝逃走了,此后二十年不见踪影。
朱大红独立养大了3个小孩,无论多忙,她每年都会去一趟公安局,询问劳荣枝的下落。2019年11月29日,小儿子怪异地叫了她一声“妈妈”,给她看新闻上一个女人的照片。她知道,这一切要画上句号了。

1关在笼中的“大款”

陆中明的尸体是最后被发现的,他被冷冻在一个二手冰箱里,起初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是通过散落的工具推断他是一名木匠。
他的死状极惨,头和躯干被分开。根据合肥公安的起诉意见书,他的胸部、腋部、背部有20多处刀伤,最后急性大出血死亡。他在死前见到的三个人,法子英、劳荣枝,以及“笼子里的男人”殷建华,他都不认识,对方也不认识他。
那是一次近乎荒诞的谋杀。法子英、劳荣枝绑架了殷建华,对他说:“我们是职业绑架,杀过人的”。殷建华不信。法子英说:“我杀一个人给你看看”。
1999年,手机还没有普及的年代,法子英用BB机呼叫他的房东吴永贵,但吴永贵没看见。朱大红的代理律师刘静洁感叹,他们本来是要杀房东的,但房东运气好,躲过一劫,他们就找来了另一个无辜的人。

98.jpg
合肥晚报登载的木匠陆中明的照片

殷建华眼睁睁看见木匠被杀,他屈服了。他被迫写了三张字条,晚上9点给家里去了电话。殷妻刘敏在电话中听见丈夫说:“又给你找麻烦了,我给别人绑架了”。她被告知准备30万赎金,20分钟后到一酒店门口碰头。
1996年在南昌,法子英、劳荣枝用相似手段,成功实施了一起“绑架碎尸案”。他们绑架了熊启义,在熊试图呼救时,他们杀害并肢解了他,把尸块装在四个袋子里,其中一个袋子被带到了熊家。他们捆绑控制了熊的妻子和3岁女儿,将熊家财产洗劫一空后,又杀死了她们。
1997年在温州,法子英、劳荣枝再次犯案,他们在租房时发现梁晓春有钱,把她捆绑后,又让她叫来另一个有钱的人刘素清。两个女孩被用电线捆绑在一起。劳荣枝将钱取出后,法子英勒死了她们。
这一次,轮到殷建华了。
殷妻刘敏去了约定的酒店大门,但没见到人,她赶紧回家打电话。
法子英在后来供述,他当晚迟一些到了酒店大门,抽了四五支烟的功夫,回去就质问殷建华,为什么刘敏没来?殷建华说他妻子不可能不去。殷建华夫妻还不知道,法子英一贯不留活口,如果在那晚见到了,恐怕刘敏也凶多吉少。
见面时间改到了第二天,1999年7月23日早上9点,刘敏被叫下楼,在电话亭前看到了法子英。这个悍匪竟向她握手,问她:“你怎么不关心你丈夫”,又问她:“你怎么不请我到你家去?”

99.jpg
殷建华惨死笼中的出租屋

殷家并不富裕,夫妻都是安徽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的员工,殷建华下海创业没多久,也还没见到起色。隔壁姚姓的老邻居告诉《南风窗》记者:他(殷建华)家有啥钱啊,去深圳没多久就空手回来了。创业前也不想想,别人下海是什么年代,他又是什么年代,时机错过了”。
殷家所在的单位家属楼,连厕所都是公共的,房子只是小小的一间。到了家,法子英让刘敏先准备好一万。他从裤带中间的位置,取出一支铁质的转轮手枪,摆在桌上让刘敏检查。刘敏不敢碰枪,她送钱的朋友已经到了楼下,她借口取钱,经法子英的同意下了楼,终于逃离危险。
朋友早就报了警,一听有枪,合肥警方立刻调集了精锐力量,把这栋建筑层层围起。跟拍的《警视窗》记录下了抓捕画面,在形如筒子楼的这栋砖墙建筑,警方布控了每一个点。法子英躲避在墙壁角落的床头,用保险箱挡住自己正面,一手拿着枪试图抵抗。
《警视窗》还记录了法子英与警方的谜样对话。警察劝他放下武器,说:“(你和我的生命)都是珍贵的”。他说:“珍贵什么啊,你拿那一点工资”。他还对摄影师说:“拿照相机的朋友,这种场合好玩吗?生和死在瞬间就成为现实”。
但他再也不能杀人了,警方最后击中他的右腿,将他抬出了建筑,他的悍匪生涯从此告终。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执行死刑。据围观者讲述,当年司法机关会在节前“枪决一些定罪了的穷凶极恶的人”,并且是公开处决。法子英五花大绑着跪在刑场,背后贴着一张写着名字的白纸,他在一声枪响后倒在众人眼前。

2“杀人恶魔”的三个瞬间


临死之前,法子英都不见得真心悔过。北京中银(合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俞晞,在当年还是领证半年的律师新手,受法院指派做了法子英的辩护律师,他说:“跟法子英见面,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因为他对生命极其漠视。不只是漠视别人的生命,也漠视自己的生命”。
俞晞见了法子英六七次,最后一次是在死刑判决后,法子英叫他来看守所,说有一肚子的话,只想找个人聊聊天。他们畅谈了一整个下午,法子英说他身上还有其它命案。俞晞回忆:“那天记笔录,记得我的手生疼。”
俞晞说起他第一次见法子英,对方很友好、很有礼貌地说:“律师,谢谢你来看我。案件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只要陪我聊聊天就好”。俞晞说明了自己的职责,法子英却说:“就算你有能力,说明有6条人命都不是我做的,还剩一条人命,我也是个死。”
法子英直言,他最好的结局,就是在抓捕现场被击毙,或者直接从法院走到刑场。真正令他后悔的,是他的失误,“我不该让刘敏下楼取钱,应该让送钱的人直接到屋子里”,俞晞说,法子英对这一“败笔”念念不忘。

80.jpg
电影《恐怖鸡》剧照

在被警方抓捕后,法子英没有第一时间供述事实,反而天南地北地胡诌,说是受人雇佣才来绑架杀人,甚至诬陷无辜的小木匠是他的同伙,只因为起了冲突才把他杀死。他提供了大量无效线索,让警方不只一次计划落空,在他的包庇下,劳荣枝成功逃走。
五天后,因为尸臭冲天,殷建华在笼中腐坏的尸体才被发现,劳荣枝早就逃之夭夭。法子英多次翻供,留下了不同版本的情节。一说是在他出门前,已经把殷建华勒死。一说是他套牢了脖子,叫劳荣枝在必要时收紧布条。他八点多出门,嘱咐了劳荣枝,如果他在中午12点还没回来,她就赶紧离开现场。
无论真实与否,无论哪个版本,法子英都是为了给劳荣枝脱罪,把所有罪责揽到自己身上。他告诉俞晞,在一个朋友的社交活动上,他认识了19岁的劳荣枝。她是当地的小学老师,很崇拜混黑道的法子英。法子英在家中排行第七,所以诨名叫作“法老七”,在当地黑道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79.jpg

两人在一起后,开启了亡命之途。他们年轻,他们相爱,他们四处杀人。沦为阶下囚的法子英,次次询问劳荣枝的下落,他不知道劳荣枝安全与否,但从没有松口提供线索。
俞晞说,法子英“阴气森森”,脸上总是没有表情,只有三次例外。一次是在死刑判决后,俞晞告诉他,劳荣枝跑掉了,法子英由内而外地、“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还有一次是在律师见面时,法子英表明动机,说杀人不是目的,拿钱才是目的,杀人灭口只是为了更安全。律师问他,在南昌杀死的3岁小女孩,不可能说出他的任何身体特征,为什么也杀了?法子英叹道:“想起来那是在作孽啊”。

76.jpg

最后一次是法子英说:“现在有权的都搞钱,我又没权没势,但也要生活啊。”律师问他,那就可以剥夺别人的生命吗?法子英罕见地低头,一度陷入沉默。
一次笑,一句话,一阵沉默,是法子英为数不多的显露人性的时刻,他却造成七条人命的悲剧。法子英似乎不怕死,或者说放弃了求生欲,但他的表现欲很强,在法庭上依然编织着天南地北的谎言。
他的表现欲还在于一处细节。庭审前,由于他的右腿被伤,警方撕掉了他裤子的右腿管。法子英却提出要求,换一件宽松的裤子,“我最后一次面对观众了,不想要太狼狈”。
20年后,劳荣枝的姿态如出一辙,她面对警方的镜头没有颓丧,反而流露出一丝媚笑。


3“二十年”与“二十年”


劳荣枝的人生颇为坎坷,她中专毕业,是小学老师,却看上了小学三年级文化的法子英,跟着他亡命天涯。落网前,她曾在厦门某酒吧做“客服”,陪酒、聊天、推销酒水。她化名“sherry”,隐藏了一切往事。
1996年的碎尸案曝光后,南昌市公安局曾下达通缉令,描述了她在九十年代时的特征:“身高一米六三,体态适中,长发披肩略带卷,眼睛较大,右眉有一绿豆大的肉色痣,会讲标准普通话,擅长在歌舞厅当三陪小姐,喜化浓妆”。

78.jpg
据爆料,劳荣枝在2016—2017年期间,在厦门思明区某酒吧兼职“客服”,化名“雪莉(sherry)”,主要是推销酒水,从中赚取提成。图为酒吧曾放出的宣传图

在南昌、合肥犯案时,她起到的作用很大。劳荣枝去娱乐场所工作,物色有钱的男人作为目标。在合肥,她到三九天都在歌舞厅做>**(不当用词)小姐,半个月左右,她多次见到殷建华。
殷建华当年开了一家公司,自称是总经理。劳荣枝见他消费不少,出手阔绰,还拿着几包软中华烟四处发散,跟法子英商议后锁定了他。曾经在一次绑架案中,人质逃了出去,法子英专门定制了一个钢筋笼。它0.5米高、1.5米长,一个成年男人只能蜷曲其中。
劳荣枝布下美色陷阱,将殷建华诱骗到家,他最终在笼子里惨死。警方发现时,他的尸体高度腐坏,接着又在冰箱中找到了木匠的尸体。但在当年,法子英在供述中包揽责任,七次否认劳荣枝涉案,还声称两人早在1997年分手。她的落网,将进一步还原真实情况。
二十年过去了,劳荣枝没改她的习惯,还是喜欢化浓妆,在酒吧里服务年纪较大的客户。她对中年男人依然有吸引力,每个月的收入过万,只是少了一个杀人的法子英。两个“悍匪”,法子英的冷漠,劳荣枝的微笑,如他们希望的那样,被大众看到并转发。
但那不是全部,也不该是全部,另一种顽强的生命力在受害人的家里。二十年前,在审判法子英的现场,木匠妻子朱大红留下了一脸悲愤的照片,她被称为“现场中最令人心碎的人”。陆中明走了,留下她和三个小孩,7岁大儿子、4岁小儿子和2岁小女儿。

77.jpg
朱大红租住在合肥,从不让娘家人来看

陆中明当年去合肥做木匠,为的是挣生活费和学费。六安路的木匠师傅们回忆,1999年,这份营生不错,城里上班族的工资还不到千元时,他们每天能有30到80元收入。陆中明一天能挣100元左右,说明他非常勤奋。
他也很顾家,朱大红说:“每次吃饭,他都要等妈妈吃过了,自己最后吃,钱都拿给家里用,他是个非常好的男人”。丈夫在时,朱大红基本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当他一走,好像天塌了下来。
但她看着三个小孩,只能勉强自己撑起这个家。丈夫死后一年,朱大红开始进城打工,在一家宾馆里做卫生阿姨,一做做到现在。她至今租住在破旧不堪的出租屋里,月租180元,十年没涨价。她不好意思地笑说:“娘家人都不知道我住这里,我不让他们看见。”
她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一个人拉扯大了三个孩子。如今,他们都二十多岁了。11月28日,当小儿子给她看新闻时,朱大红很激动。她最后告诉小儿子:“妈妈明天还要上班,你们去给爸爸坟前烧些纸吧。”
(刘敏为化名)

来源:南风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蔡经 发表于 2019-12-6 23:02:19

走上杀戮之路:消失的劳荣枝与七人命案始末

本帖最后由 蔡经 于 2019-12-6 23:05 编辑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朱远祥 王选辉


2019-12-06 16:36 来源:澎湃新闻




77.jpg

江西警方将劳荣枝押解回南昌。 微博@厦门警方在线 图

11月28日,感恩节,厦门气温骤降,气象部门发出了大风黄色预警。这天早上,“雪梨”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感恩节:感恩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她的微信头像是动漫人物“初音未来”:留着一头绿色长发、绑着蝴蝶结的漂亮女孩,拿着小丑的面具半遮住脸。

随后,她身穿一身卡其色工装夹克,到位于湖里区东百蔡塘广场的手表专柜,帮去外地出差几天的男友照看手表生意。

几个小时后,几位便衣民警来到“雪梨”的柜台前,短暂的交谈后,带走了她。视频画面里,她没有反抗。

次日,厦门警方发布通报:身负七条人命、潜逃23年的女逃犯劳荣枝落网。

在南昌残杀一家三口灭门案中,她是深圳女子“陈佳”;在安徽犯案时,她自称江苏的“沈凌秋”;在厦门酒吧,她又化名“雪梨”,变身为来自南京的“洪某娇”……

面具之下,劳荣枝原是一名小学老师,不到20岁时认识了有抢劫罪前科的法子英,从此两人走上了杀戮与亡命之路。

78.jpg

厦门真爱酒吧。 澎湃新闻记者王选辉 图

新来的>**(不当用词)女

1999年7月初,合肥市三九天都歌舞厅新来了一名跑场女子,自称“沈凌秋”,24岁,江苏江浦县人。

在歌舞厅“妈妈桑”眼里,“沈凌秋”本人和身份证照片长得不太一样,真人比照片更漂亮。

“沈凌秋”外表文静,又来自外乡,和歌舞厅里的其他跑场女子都不熟。没有人知道,她当时已是被南昌警方通缉的逃犯劳荣枝。

几天前,劳荣枝和化名“叶伟民”的男友法子英逃窜到合肥,花500元租下虹桥小学恢复楼的某间二居室。房东吴贵只知道这是一对“浙江来的夫妻”。

二人住下之后,法子英花150元钱去白水坝一电焊门市部,订做了一只100*100*70厘米“关狗”铁笼;劳荣枝又去附近二手市场,花500元淘了一台冰柜。

一切准备就绪,二人开始搜寻新“猎物”。

37岁的安徽阜阳临泉人殷建华踏进了死亡陷阱。

殷建华从国企出走,后南下深圳创业,不久又回到合肥,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在妻子刘敏眼中,殷建华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性格内向,也没什么爱好,但与朋友相处很随和。因为忙于业务,他总是凌晨才回家,“有时和朋友打牌晚上就不回来了。”

殷建华是三九天都歌舞厅常客。每次来舞厅,他口袋里总会揣上几包中华烟。

劳荣枝盯上了出手阔绰的殷建华。晚上回家,她都会把在歌舞厅观察到的情况告诉法子英。

几日过后,殷建华上了钩,去歌舞厅时,都会翻“沈凌秋”的牌子。

7月21日晚,殷建华再次来到三九天都,示意劳荣枝想把她带出去过夜。劳荣枝拒绝,称领班不同意她出台。却又私下约定,让殷建华第二天一早去她的出租屋找她。

法子英在到案后说,他不愿意劳挣卖淫的钱,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来摸清谁是有钱人。

7月22日一早,殷建华趁妻子出去上班后,离家前往劳荣枝出租屋,推开门却撞上了手持尖刀的法子英。

“坐下,动我就宰了你。”法子英发话。

殷建华瘫坐在地,被法子英拖进狗笼,上锁后又用铁丝紧紧扎住笼门。

“我就是吃绑架这碗饭的。”法子英说完,掏出自制的手枪举到殷建华面前。法子英开口向殷要20万,之后又改口要30万。见殷态度犹疑,法子英又威胁说:“我可是杀过人的,你相信不?”

殷建华不吱声,法子英又说:“我说一千道一万,你也不怕,等一等,我做给你看。”

随后,法子英来到六安路木工市场,以做工为名把刚刚来合肥摆摊没几天的小木匠陆中明骗回了出租屋。

79.jpg

南昌公安发布的通缉令上的劳荣枝和法子英 。资料图

小木匠

31岁的陆中明老家在合肥市北部郊县长丰县,距合肥市区有二十多公里。

他和妻子育有两儿一女,老大7岁、老二4岁,最小的才2岁。

陆中明十几岁起便跟着师父学习木工,手艺很不错。农闲的时候,他就去城里出工,在当时,平均下来一天能挣近一百块;农忙的时候,陆中明就回家里帮着妻子插秧、收谷,每年能待在家里的日子还没有3个月。

陆中明在外做工的日子里,妻子朱大红只能用传呼机跟他联系。

1999年7月14日,农历六月初二,为给即将上小学的大儿子筹学费,陆中明一早从老家长丰县夏店乡坐上班车,去合肥寻找活计。

这一去成了永别。

7月22日,摆摊等木工活的陆中明跟着法子英到了出租屋,刚进门就看见被关在狗笼中的殷建华。陆中明见情况不对,转身就准备往外走,却被法子英用尖刀抵在了胸口。

“动,我就宰了你。”法子英逼着陆中明趴在地上,用绳子将其双手绑住反剪在背后,叫劳荣枝把殷建华带出来。

陆中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呼救命。法子英冲上去向他腹部捅了一刀,又对着陆中明头颈砍了一刀,“差点把头砍掉”。

法子英又残忍地在陆的背部刺了20多刀。陆中明咽气后,法子英将他的头割下,藏在冰柜中。

在一旁目睹杀人全过程的殷建华被吓瘫了,乖乖地在法子英的指示下写下字条,连夜给妻子刘敏打电话,让拿钱来赎人。

殷家其实并没有多少钱,公司经营状况不好。

殷建华并不知道,当时即便交了钱,自己也难逃杀身之祸。来合肥前,法子英和劳荣枝已是身负五人命案的逃犯。

归案后,法子英在接受审讯时称,他不是以杀人而达到目的,只是为了搞钱,“赚钱就要不择手段,杀人只是为了灭口。”

80.jpg

法子英被捕。

“法老七”

1974年,出生在江西九江一个石油工人家庭的劳荣枝,是家中老小,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其中三人在当地油库、炼油厂等石化系统上班。

上学前,劳荣枝曾唤名“末枝”,读书后才改名“荣枝”。

生于1964年10月1日的法子英,与劳荣枝同是江西九江人,在家也是老小,排行老七,上有三个哥哥和三个姐姐,因此得一外号“法老七”。

即使劳荣枝如“人间蒸发”般潜逃二十多年,与劳家同住一个片区的张慧仍然一眼从新闻图片中认出了她:“她比以前还是老了,年轻时更漂亮。”

少有人知的是,学生时代的劳荣枝品学兼优。比她低一届的学妹陈艳回忆,在小学和初中时,劳荣枝的学习成绩都不错。

1989年,15岁的劳荣枝考入九江师范学校,成为幼师专业的一名中专生。当年,师范学校并不好考。

九江师范学校1989届幼师专业只有一个班。1992年,劳荣枝从师范专业,被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上班,成了一名小学语文教师。

当时,劳荣枝每月工资300元,算不上丰厚,但在同事印象中,她穿着却很时尚。刚任教一年,劳荣枝就办了停薪留职,离开学校另谋出路。

大约一年后,劳荣枝在一次朋友的婚礼上遇见了比她大10岁的“混混”法子英。当时,法子英已经成家,且有一个9岁的女儿。

彼时,30岁的法子英已是劣迹斑斑:15岁那年,法子英因抢劫流氓被劳教3年,出来后很快又因抢劫、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后来改判为8年。

而劳荣枝对法子英的这段过往充满了“崇拜”,甚至把他奉为“英雄”。法子英曾对律师自述,那场婚礼结束后,当时他曾骑着摩托送劳荣枝回家,这令她感动,此后便一直追随自己。

办案人员在20年后回忆当年提审法子英时说,“感觉他具有分裂人格”,劳荣枝对法子英有着英雄式的崇拜,“对自己的人生很不负责任,好逸恶劳,他们本质上可能是一类人。”

劳荣枝当时不顾父母反对,坚持与法子英交往。1996年,法子英与人打群架,用鱼叉捅伤了人,便带上劳荣枝到外地逃避,离开了九江,走上劫杀之路。

二人先后所到南昌、温州、合肥多地绑架抢劫作案三起,从不留活口,七名无辜者被残杀,甚至连三岁孩童也未被放过。

98.jpg

当年法子英在九江市浔阳区的家庭住址区域,后来被拆迁开发。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南昌灭门案

在逃窜至合肥绑架殷建华之前,法子英和劳荣枝已在江西南昌制造了一起灭门惨案,同样是劳荣枝在酒吧>**(不当用词)物色对象,手段残忍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法子英案相关卷宗显示,1996年8月,从九江逃离的劳法二人来到南昌,租住在胜利路商贸大厦一楼的一居室内。

随后,劳荣枝拿着偷来的“陈佳”的身份证进入当地舞厅>**(不当用词)。很快,江西男子熊某义“上钩”。他在一天夜里带着劳荣枝出台,上车后,在舞厅外盯梢的法子英打了一台出租车尾随其后,跟到了熊某义家中。

熊家的装潢入时,“像宾馆一样,十分漂亮。”亲眼确认熊某义确实是有钱人后,劳荣枝把出租屋的电话给了他,并约好在出租屋见面。

熊某义赴约,进了出租屋的门后,藏在屋内的法子英把门一关,拿刀架了上来。

熊某义试图用手夺刀,被法子英砍伤。法子英要求熊某义拿10万元出来,熊应允,并要求劳法二人跟他去家里取。法子英将熊某义身上佩戴的金项链、金手链、钻戒和劳力士手表取下,瞬间又换了主意。

他对熊某义称,自己会去熊家取钱。

此时,熊某义大声地叫唤起来,法子英迅速用绳子勒紧熊的脖子,直至熊没了呼吸。为防止被人发现,法子英把熊某义拖到卫生间,用刀将其尸体肢解后装入一个他自己用的旅行袋中,再用自来水把现场冲刷干净。

法子英提着装有熊某义尸块的旅行袋来到熊家,并用熊身上的钥匙打开了大门。看到旅行袋中丈夫的尸体,熊妻惊慌失措,赶忙在家里找了两三千块钱给法子英,但这未能满足法子英的胃口。

“还有吗?”法子英问,并用尖刀挑破了熊妻的内衣。

熊妻又交出枕头下的五千元。得手后,法子英仍不罢休,用绳子将熊妻和一旁年仅三岁的女儿小璇一并勒死。

杀人后,法子英将母女二人的尸体拖进卫生间,把劳荣枝叫进屋子,当晚二人就睡在熊家,还想“找点值钱的东西”。

为让警方认为熊家才是第一现场,法子英又折回出租屋,把剩余的熊某义尸块又搬到熊家。第二天天亮前,劳法二人锁上熊家大门,带着抢劫来的钱财潜逃。

合肥市公安局西市分局1999年10月18日出具的起诉意见书记载,在南昌犯案后,法子英和劳荣枝曾经逃到九江,将所得赃物藏在法的姐姐和母亲住处,后来赃物全部被找回,退还给了受害人家属。

南昌案发后,1996年8月18日,南昌市公安局向全国各地公安机关以明传电报的形式,发布了对劳荣枝和法子英的通缉令。

之后二人先后辗转温州、黄岩(今台州)、南京、广州、澳门、北京、杭州、合肥等地,每到一处只停留十来天。

1997年10月,劳法二人逃蹿到温州。几日后,法子英看到人民路中侨大厦有房屋出租,便前去找房东面谈,交谈中,他发现女主人梁晓春很有钱,并回去和劳荣枝商定抢劫。

当月10日,法子英买来一把刀,和劳荣枝一起来到中侨大厦,并敲门进屋。开门后,法子英用刀威逼梁晓春,并将其手脚捆绑,放在床上,将屋内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

但法子英并不满足,他威胁梁晓春打电话再叫一个有钱的人来。不一会儿,当时在梁晓春手下工作的一名>**(不当用词)小姐刘素清前来,同样被捆绑住手脚,并被迫交出了存有两万五千元人民币的存折和千余元现金。

逃离现场前,法子英扯来一根电话线,将二人勒死。警方勘查现场时发现,刘梁二人的上衣胸部位置都被撕开,裤子脱至臀部以下,死状不堪。经法医鉴定,二人符合机械性窒息死亡。

99.jpg

劳荣枝曾任教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旧址。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报警

时间回到1999年7月22日晚9时5分。

殷建华家中的电话铃突然响了。

两个小时前,殷建华的高中同学罗华曾打来电话,说联系不上殷建华了,打他手机也关机了。

“又给你找麻烦了,我给别人绑架了。”焦急的刘敏抓过电话,听筒那头传来丈夫的声音,说自己被绑架了,需要准备30万元,在三天内交给绑匪。

乍闻丈夫遭绑架,刘敏有些不相信。那段时间,夫妻二人因为家庭琐事有些不愉快,刘敏也“没多和他说话”。

殷建华在电话里嘱咐妻子,在20分钟内到长江饭店大门口等一个身穿黑色T恤,留着小胡子的人。殷建华还说,对方已经杀了一个人,还把人头砍了下来。

将信将疑的刘敏空手赶去长江饭店大门口,一直等到晚上9点45分,也没见有人来,便离开了。

这次错过,让刘敏躲过一劫。夜色中,她赶到安徽饭店,把殷建华被绑架一事告诉了朋友罗华,随后回了家。

当晚11点5分,殷建华打来了第二个电话,询问妻子刚才是否如期赴约。刘敏答,去了。殷建华又要刘敏去准备一万元钱,第二天一早拿给绑匪。

刘敏有些慌了,她让丈夫叫绑匪听电话。紧接着,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操着标准的普通话,但听不出是哪里的口音。”几句话来回后,刘敏顿觉对方涵养很深,对方让她要好好合作,第二天9点等他电话,再无其他。

7月23日一早,刘敏找同事凑齐了一万元钱,在等待绑匪电话期间,罗华又打来询问殷建华的情况,怀疑是否系与殷建华生意上存在扯皮的人在搞鬼。

23日上午10时,绑匪打来了电话,说已在合肥市工业设备安装公司小门旁的工商银行对面等她。

见面后,法子英先问刘敏:“你怎么不关心你丈夫,不请我去你家坐坐吗?”

刘敏带着法子英往家中走,一路上,法子英从裤袋里掏出殷建华的钥匙和三张其亲笔书写的字条,他还对刘敏说,自己是专门干这事的。

说罢,法子英还从身前裤带位置掏出一把转轮手枪,对刘敏说“枪是真的,你可以摸。”

刘敏这才确信,殷建华真的遇上了绑匪,便借口要去同事处筹钱为由,让法子英独自在家等候,逃离宿舍楼后,刘敏拜托同事拨打了110。

在安装公司宿舍内,法子英并没有等来送钱的刘敏。等他反应过来时,已被全副武装的西市分局(现蜀山分局)刑警大队、合肥市公安局110直属大队和防暴三大队民警层层包围。

99.jpg

劳荣枝的朋友圈。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

枪战

当年抓捕现场的视频资料显示,法子英当时躲在床后,手持一个密码箱挡在胸前。

专案组组长对法子英劝说道:“实际上没有必要这样,你把枪拿出来,然后自己走出来不就行了么。”

法子英回应称:“其实你的生命跟我的生命是一样的。”

民警随即应和:“对,都很珍贵的。”

岂料,法子英讥讽道:“珍贵什么,你拿那一点工资。”

当时冲在抓捕一线的民警、时任合肥市公安局110大队四中队中队长、现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杏林派出所副所长陈峰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参与行动的配枪民警至少有九至十人,有的分布在过道上,有的在30栋一楼空地上,以防法子英跳楼逃跑。

劝说无果,民警向室内发射了一颗催泪弹。陈峰说,法子英曾把头伸到窗外,但看到底下也有枪指着上面,才持枪向外逃窜。法子英出来后,朝着警方打出第一枪,此后,民警开始回击。

周围群众被隔离,没看到枪战,只听到枪声不断。

警方共打出20余枪,其间,法子英向警方射击两三枪。

宿舍楼楼道狭窄,几乎没有掩体,民警们身穿防弹衣、佩戴头盔,或是半猫着腰藏进柜子,或是用种花的小瓦盆作为掩体,避免伤害。

枪战中,法子英被子弹击中右腿倒地,民警围上去,踢走了他自制的手枪,完成搜身后,五六个人一起将其抬下楼,送往马路对面的104医院检查。

落网后,法子英拒不交代犯罪事实和人质下落,并称自己叫“叶伟民”,而非“法子英”。

后来,经专案组审讯时,民警才得知法子英有一女同伙,名叫劳荣枝。

法子英曾在最初的供述中称,劳荣枝将人质带去河南和安徽交界的某地。

陈峰和同事们曾经赴当地开展抓捕,和当地公安挨家挨户搜寻,但都无终而返。

殷建华究竟是否劳荣枝所杀,因法子英被抓捕后一直拒绝供述,也不交代劳荣枝和人质的下落,等到尸体被发现时已高度腐烂,无法精准地推测出死亡时间。

当年7月28日,藏尸的虹桥小学恢复楼一处二居室发出臭味,对门邻居看到有蛆虫从门缝里爬出,喊来房东清理。

房东吴贵打开出租屋房门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南卧室北墙地面上摆放着一只宽1米,高0.7米的长方形铁笼,一具发黑的男性尸体身着内裤俯卧其中,手脚都用白布绑在了铁笼上。

吴贵见状立马报案,随后赶来勘查现场的民警,又在北卧室的冰柜里发现一具男性尸体,头颅和躯干已经分离。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警方都无法确认冰柜中的无名尸究竟为何人。

民警拿着法子英和劳荣枝照片让吴贵辨认,二人正是他的“浙江夫妻”租客。

99.jpg

该商场多个店铺员工称劳荣枝在其中一家店铺卖手表。 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

审判

当时负责审查此案的办案人员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法子英一见到他就开始嚷嚷说“我也有爱情”。

被阻止后,法子英又以腿伤疼痛要求救治为由,跟看守所谈起了条件,甚至威胁称,如果不解决,到检察院提审时就要翻供。

“提审的时候,他就给看守所提条件,第一个要给他治疗,第二个要香烟抽。”一名知情人士说,当时对法子英的要求,看守所都予以满足,他才开始交代一些案情。

但笔录记录还没超过三页,法子英又开始扯别的,到了最后要签笔录的时候,他也拒绝签字。

律师俞晞曾在看守所会见过法子英五六次。法子英表现欲非常强,每次会见都说个不停,而且对自己犯下的罪毫无悔改之意。

在俞晞印象中,法子英唯独提到在南昌一家三口灭门案中,杀害3岁幼童时曾流露出一丝愧疚,说了一句“那是在作孽”。

俞晞的感觉是,与法子英对话“不像是在跟人说话”,“那种对他人和自己生命的漠视让我愕然,杀人在他眼里就好像是杀死一只鸡那么简单。”

法子英的在案口供中,对于劳荣枝是否参与劫杀的供述前后反复。

起初,在接受警方讯问时,法子英曾供述,他在出发去见刘敏前曾叮嘱劳荣枝,如果晚上11点还不回来,就把殷建华杀掉。但此后,他又数次翻供,称自己在出发前,就已经用铁丝将殷建华拧死。

但在后续的讯问和庭审中,法子英又曾改口称,与他一起杀人的不是劳荣枝,自己与劳在1997年就已分手。

在一审开庭时,法子英更是7次为劳荣枝开脱,称她未参与,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干的。但这些说法均被公诉方提供的包括证人证言在内的证据逐一推翻了。

1999年11月18日,法子英涉嫌绑架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一案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旁听席上座无虚席。

出庭时,法子英被警方子弹打中的右腿伤未治愈,医生为其上了钢板,因此把裤腿撕开了。在开庭前的一次会见中,法子英还曾要求俞晞给他准备一条宽松的裤子,称“自己最后一次面对观众了,不想太狼狈。”

最终,合肥中院当庭宣判,法子英犯绑架罪,判处死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财产,并处罚金2万元。

合肥中院认定,1996年起,法子英伙同其女友劳荣枝在南昌、温州、合肥三地利用色相勾引,然后采用持枪、持刀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得人民币数十万元,并残忍杀害7人。

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法子英在庭审时仍不悔改,称自己所做是“劫富济贫”,最后在看守所宣布死刑核准的时候,得知自己确无活路,他说了一句“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临刑前,俞晞曾和法子英有过一下午的长谈。俞晞对澎湃新闻说,法子英当时说,知道自己快死了,心里有好多话要说。

俞晞问他是否要上诉,法子英却说:“不,对我这种人,在作案现场被一枪击毙就是最好的归宿。”

在看守所内,法子英很少跟律师说案情,也从不提起家人,但每次会见都会问起劳荣枝,甚至在一审判决后等待死刑复核期间得知劳荣枝已逃脱,他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当年12月28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法子英在肥西被公开处决。随着一声枪响,法子英倒地。一位曾在现场围观的前媒体人告诉澎湃新闻,她永远忘不了法子英在被枪毙前抬头向人群望的一眼,“眼神特别恐怖。”

法子英伏法后,从合肥脱逃的劳荣枝的去向成谜,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直到2019年11月28日,厦门警方传来了劳荣枝落网的消息。

“雪梨”

据厦门警方披露的信息,在独自逃亡的二十年里,劳荣枝曾使用虚假身份流窜于不同城市,靠在酒吧、KTV等场所以打零工、短工为生。依据目前媒体披露的信息,劳荣枝在厦门的生活轨迹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

当时,她化名“雪梨”在厦门思明区一家酒吧做兼职“客服,陪客人喝酒、推销介绍酒水、拉拢客源,从中赚取提成。

2016年的圣诞夜活动,劳荣枝身着圣诞装的照片还被印上了酒吧的海报,海报上留着她的手机号码。

在劳荣枝曾兼职的酒吧工作超过三年的陈飞告诉澎湃新闻,她一直工作到2017年年初,此前并没有签署劳动合同。

酒吧里分不清白天黑夜,没人知道劳荣枝的真实名字,只知她有个英文名字,叫“Sherry”,中文名字叫“雪梨”。客人消费一千元,劳荣枝能提成80元,酒吧工作人员说,洋酒的价位多在千元以上,最贵的能达到2万元,做的不错的“客服”常能月入过万。

或许是多年的逃亡让劳荣枝练就了更好的伪装。经过浓妆打扮,年过四十的劳荣枝看起来像三十几岁,加之说话温柔,“声音嗲嗲的”,很受酒吧中年顾客喜欢。

在陈飞印象中,“雪梨”常对顾客暧昧地微笑,和被抓视频时展现的那种微笑别无二致。陈飞还记得,“雪梨”养着一条狗,晚上来酒吧时会把狗带上。但由于酒吧内不让宠物进出,她的狗常被拴在酒吧外面。

至今,“雪梨”何时到的厦门,又为何离开酒吧,警方尚未透露相关信息。

曾有一位与劳荣枝互加过微信的客人阿强对媒体称,离开真爱酒吧后,劳荣枝曾在某品牌4S店卖车。

一段时间后,劳荣枝在朋友圈中开始发布了不少手表销售信息,有她微信的人才知道她去商场卖手表了。

现年45岁的劳荣枝微信头像是日本动漫人物初音的形象:留着一头绿色长发、绑着蝴蝶结的漂亮女孩,拿着一个鬼怪面具半遮着面庞。

个性签名中写道:“永远都学不会说谎哄你开心的,体重秤,镜子,还有银行卡余额。”

有媒体通过她手机号绑定的其它社交账号查询,发现了数段疑似劳荣枝学习肚皮舞的视频。

劳荣枝落网后,警方公布了现场抓捕视频:劳荣枝身穿卡其色上衣,站在一家卖手表的柜台内。多名便衣民警站在劳荣枝身旁与其交流,不久后,她跟着民警向商场出口走去,没有反抗。

据警方最新通报,目前,未发现劳荣枝潜逃厦门期间作案。在接受审讯时,劳荣枝起初拒不承认其真实身份,自称是南京籍“洪某娇”,后经过DNA比对鉴定,最终得以确认。

至此,审讯室内,戴着手铐的劳荣枝长发披肩,她坐在椅子上,突然低下头,用双手捂住了脸庞。

据法子英在死刑复核期间的供述,其在广东、常州等地也身负命案。法子英称,1998年9月,在常州皇家歌舞厅内,劳荣枝物色到一名刘姓男子,二人故技重施,将刘华引到出租屋内,实施抢劫。

俞晞预感,“劳荣枝落网后,也许会有新的悬案被发现。”

劳荣枝二哥劳刚告诉澎湃新闻,12月1日,南昌市公安局民警来其家里拍摄了几段视频,“我妹妹跟警察说,想看看家里情况。”

(文中刘敏、罗华、张慧、陈艳、劳刚、陈飞、阿强为化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