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健康
关注: 0贴子:2942 排名: 8 
0 回复贴,649 次查看
<返回列表

剑桥哈佛:空前绝后的春假

蔡经 发表于 2020-3-20 23:22:56
剑桥一带和哈佛校园基本没有人戴口罩,我出门也没戴。 25.png
哈佛校园


作者:郝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


交哈佛的学费上了网校
2020年3月13日,周五,清晨波士顿地区开始下雨。这是哈佛春季学期第一个单元课程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就开始放春假。极大可能,这将成为哈佛大学一个空前绝后的春假。这一次,同学们离开校园,不知几时回。

3月10号周二的历史课上,著名的中国历史教授宋怡明(Michael A. Szonyi)跟同学们讨论后面的授课怎样安排,他诚挚又热情地讲到自己随时待机(available)为同学们提供学术帮助,听取同学们对远程上课的意见。那天下课时,我混在同学们中一道向宋教授鼓掌致意。

估计10号的前一晚到凌晨,哈佛掌门人是在彻夜开会。那天一大早8:27,哈佛校长劳伦斯·巴考(Lawrence Bacow)就给每个学生和教职员的邮箱发了信。主要是要求学生春假以后不回校,准备好远程网络上课、完成教学要求。必须留在校园的研究生和本科生严格限制校园交往活动,如有必须聚集,人数控制在25人以下。劳伦斯·巴考校长言辞沉重,他说做出这些决定颇为艰难。

24.png
不少学生离开校园

3月13号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草坪召开记者会,宣布全美进入紧急状态。波士顿一带,雨在继续下,房檐下、宿舍和教学楼门前,到处是雨声,淅淅沥沥。有不少学生在雨中拖着箱背着包离开。校园朝西朝北的门有校警给前来接学生的车登记放行。看到有的车里把小家具、储物箱都装上了,真的是长别离啦?

树大招风,喜剧演员诺埃尔·卡斯勒(Noel Casler)在这前后兴奋地拿哈佛开涮,显得十分高兴。他发推特挤兑哈佛说“你交了哈佛的学费,到头来却上了一所网络学校”。(When you pay for Harvard but end up studying at the University of Phoenix.)这个 University of Phoenix在具体语境里有点克莱登大学的意思。你如果到它的网站上去查,会看到报名入学到上课有多么迅速快捷。在另外一条推特里,诺埃尔·卡斯勒这样黑哈佛:“如果你以前觉得考进哈佛好难,那赶紧撤离吧。顺便说,哈佛是全世界得到捐款最多的学校,应该尽全力帮助学生吧。”

你囤货了吗?

抢购囤货是世界各地应对异常状态的第一反应和必备戏码。

社交媒体上最亮眼的抢购消息当然是洛杉矶抢购枪支的图文。

最先开始生活用品小抢购的是一些华人朋友。三月初前后,中国超市、韩国超市的照片就不时被发到社交媒体上,空空如也的大米货架之类。

我问了两三个英语班的美国老师,他们不以为然,没觉得需要抢购囤食品。

周围的中国朋友和华裔朋友还是更为紧张些,我陆续收到过两个朋友发来的三个提醒购物清单,敦促我抓紧去超市和CVS(里头有药店)买东西。

两个购货清单列出的项目林林总总,大致包括:食物(里面有细分类)、瓶装和桶装水、药物、清洁用品、消毒剂等。有个朋友提醒我购买一些常备药品,包括退烧药(啥意思?是让我发烧后吃了好混上飞机回国吗?)、腹泻药、电解质水(这个也是我虚脱了才需要用吧)。有个朋友发过了清单,过一会又发来一个附加叮嘱P.S:酒精、洗手液、卫生纸都在购买之列。

朋友们的关心让我很感动,一一用短信、微信上的各种感情符号加上文字诚挚地表达谢意、感激。

是啊,我们这些在海外求学、居住的中国人和海外华人,背井离乡的,会有各种老大不容易,有各种背着带着出来的价值处理操作系统和心理定势;我们的确会有更多时候心理上非常需要互相关心,也非常需要某种认同和情感上的抱团取暖。

剑桥市一带美国人的购买热潮来得晚得多。周四晚上,附近的Star超市里人明显多了,收银台比平时多开了三四个,但没见到明显的货物短缺。

3月13日全美进入紧急状态后,主动去做病毒检测的人多了很多,检测比之前容易很多。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杨功焕老师告诉我,美国的检测试剂对病毒阳性认定标准更宽,奉行的是宁可误判也不错漏的策略。3月14日我用邮政编码查了一下,发现我们这个城市有三个诊所可以做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检测,有一个就在我住处的马路对面。

周五晚上,我去附近超市去买葱。终于看到了所谓购物潮。许多人的购货车是将近装满的。有几个区的货架几乎是空的:土豆货架、新鲜猪肉和牛肉货架、新鲜鱼货架。面包货架上品种明显减少,平时二十几种面包总有的,现在只剩下两三个品种。受到周围人购货热情的影响,我也未能免俗,下狠手买了两袋面包、一盒燕麦和两袋火腿肠。

美国的火腿肠很咸,我平时不买的。

顶风抢看:哈佛美术馆的浮世绘和AMC的黑色惊险片

作为一个访问学者,我本来在这里就没有啥硬任务,每当朋友问我在这里做些啥,我总是告诉人家,混。此时正好全天候看美展、看电影、读书。现在哈佛的图书馆进入暑假模式,每天早9点到下午5点开放,周日休息。我去借了一堆书慢慢品读。

23.png

哈佛美术馆的江户绘画展(Painting Edo),主要是浮世绘作品

抢在3月14日周四去哈佛美术馆看了江户绘画展(Painting Edo)。一个非常好的画展,主要是浮世绘作品。这次展出的有江户时期浮世绘几大流派的作品,也有一些风格类似中国文人画的水墨作品。我看过不少浮世绘的印刷品,看原作还是不一样,许多细微笔触和用色真是显出功夫。哈佛美术馆的研究员杨女士给我介绍了这80幅作品中的大家流派。我们聊起,浮世绘深受中国工笔重彩方法的影响,后来浮世绘鲜亮的色彩和平涂效果多少打开了欧洲印象派画家的眼睛。印象派和后来的马蒂斯、蒙德里安等人的作品在改革开放初期又回到中国,一时引领画坛风气,也带来文化启迪。那天哈佛美术馆人很少,我悠闲地盘桓许久,拍了些照片,直到闭馆。这些作品都是罗伯特·费恩伯格(Robert S. Feinberg,看名字可能是犹太人)的收藏。这位同学是哈佛1961年的毕业生,后来当了医生。他1972年在大都会博物馆的礼品店用2美元买了一个日本浮世绘的招贴画,从此迷上了这一路数。至今已经收藏了300幅从江户时期到明治维新时代的浮世绘作品。他已经承诺这些作品将全数捐赠给哈佛美术馆。

第二天,哈佛美术馆就闭馆了,“直到另行通知”。

紧急状态的周末,我去AMC看了电影《恶猎游戏》(The Hunt),一部很黑色的惊险动作片,两个女性主演炫耀地展示许多残酷的杀戮和打斗。去看电影的另一个动机是看一眼到底有多少观众。目测比平时周末还是明显减少了。

最近这里的饭馆也客流减少,中国餐馆几近门可罗雀。

这个春天里,我的经历就是从一个疫区转移到另一个疫区。春节在北京过,自我禁足加上小区管理,在家待了一个多星期。去超市进门时和进出小区时要检查是否佩戴口罩。有一次去超市没带口罩,被阻拦在超市外面。

2月1日从北京飞到美国,那天进关飞速秒进。在入境柜台接到一张彩色提示卡片,用中英文写着要求自己注意观察,有发烧、咳嗽等症状要与医生联系,上面还印着美国疾控中心的电话。

有些国内的学生和朋友力劝我赶紧回国,告诉我中国防控严格、治疗有效,现在更加安全。我在北京就自我封闭一周多,二月初回到波士顿后已经自我禁足两周多,现在又赶上新一轮疫情,继续自我封闭在家。至今,剑桥一带和哈佛校园基本没有人戴口罩,我出门也没戴。从北京背来的口罩只是在飞机上用过一个。

26.png
剑桥一带和哈佛校园基本没有人戴口罩

来源:南方周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