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最新文章
关注: 0贴子:145 排名: 13 
0 回复贴,425 次查看
<返回列表

“要设立一个公祭日,安放这座城市的悲伤”

张严肃 发表于 2020-3-18 00:18:01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

(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

心理创伤问题其实才刚刚开始,我们的工作正在逐步转移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特殊人群的纵深干预。

我们预计清明节会是一个社会心理的拐点,在此之前,希望政府能为安放民众的哀伤做点事。这是最好的社会心理疏导方式。

54.jpeg
杜洺君

2020年3月的前十天,湖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开通的心理热线(15342296955)接听了285通咨询电话,其中有6个求助者显示出明显的自杀倾向。

热线自1月23日武汉“封城”首日开通。在进入3月前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虽然咨询者众多,但有自杀倾向的紧急来电一共只有2通。

湖北的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心理危机干预需求却不降反增。湖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常务秘书长杜洺君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她认为,相比疫情防控,心理战役仍是硬仗:“心理创伤问题其实才刚刚开始,我们的工作正在逐步转移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特殊人群的纵深干预。”

3月6日,国家卫健委和民政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心理援助与社会工作服务的通知》,正式将社会心理危机干预纳入到疫情防控整体部署。

杜洺君预计,清明节将是一个社会心理的拐点。3月11日,她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呼吁,政府应该在拐点来临前“为安放民众的哀伤做点事”。

开始进入心理问题爆发期

南方周末:和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相比,传染病疫情在心理救援方面有何特点?

杜洺君:自然灾害的发生往往在一瞬间,之后我们同时面对灾后重建和心理救援。而这次疫情,到目前为止,事情还处在发展中,我们没有很精确的时间表来预期它什么时候完全结束。它的持续性和不确定性是前所未有的。

另外,抗疫过程中普遍采取的隔离措施,也会让人们产生社交剥夺感。政府以区域隔离的方式阻止病毒蔓延,交通管控、商业机构停业等举措是社会大众未曾经历过的,也会让人们感受到无序的震荡。

南方周末:疫情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为什么说心理创伤问题才刚刚开始?

杜洺君:在疫情刚刚开始时,社会工作重点是医疗救助,人们的情绪和行为处在应激反应当中,感受到紧张、焦虑、恐慌。随着疫情的发展,社会逐渐开展有效救治,我们发现从3月1日开始,我们的工作进入到了第二个阶段——心理问题的爆发期,人们的PTSD开始显现。

比如去世患者的亲属,我们称为“失亲者”。在第一个阶段,他们作为密切接触者需要接受隔离,面对死亡威胁,那时他们最急迫的需求是活下来。到现在,疫情状况稳定了,他们确认自己活下来了,心理上的创伤状态才开始显现。而每一个死亡数字背后都有失亲者,所以我们的心理危机干预工作任重道远。

南方周末:3月上旬你们接到6个有明显自杀倾向的咨询电话,之后如何进行危机干预?

杜洺君:我说其中比较典型的两个个案。一个是湖北省内的家庭,疫情的压力激化了家庭内部既有矛盾,弟弟采用绝食的方式来应对,五天五夜没有吃饭。他姐姐焦虑到极致,打电话给我们寻求支持。而他妈妈很抗拒外界支持,打断过这个求助电话。我们一方面缓解姐姐的焦虑,同时给当地110打电话,联动户籍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上门调解矛盾。那过了一个小时,当地110告诉我们,弟弟开始吃饭了。

还有一个是丈夫感染住院了,妻子作为密切接触者隔离在家,社区上门贴封条。那妻子非常不能接受社区这个做法,走到窗边准备跳楼了,这时候她拨打了我们的电话。我们的心理咨询师一直陪伴、引导她,从她哭泣、不能说一句完整的话,到慢慢她离开窗边,回到室内,可以完整表达。我们了解到她所在的小区,然后马上联动110和社区。

将2月7日作为公祭日

南方周末:大量感染者现在已经痊愈,他们在这个阶段会产生哪些心理问题?你们如何进行心理干预?

杜洺君:感染者治愈后回到社群,有的因为个人信息过度曝光而受到不公正对待,被社群排斥,被邻居诋毁,还有出现人身攻击的情况。这部分人群有打电话向我们求助。

我们要调整他的三个信念。第一个是引导他在内心将自己与社群分开,我们无法改变社群的做法,但我们要带领他理解周围人对疾病的原始恐惧,同时让他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对周围人的做法不要过度反应。

第二是将他生病这件事和他本人区分开,告诉他生病发生在过去,会成为人生的一段经历,而现在要做的是康复。没有处理好的痛苦情绪需要时间平复,先尝试在内心保管起来。其实他们很多人也不愿意回首,会自发地做情绪管理。

第三是引导他完成从感染者到治愈者的身份转换,修正他内心的耻感。我们会告诉他,他是对疫情付出巨大代价的人,社会应对他做出的牺牲予以肯定,向他们致敬。

不过,对于社群在未来一定时间内的不接纳和伤害,我们也要让他有心理上的准备。

南方周末:也有很多失亲者向你们求助吗?

杜洺君:事实上不多。我们也分析过原因。

对于大多数失亲者来说,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他们还没有亲眼见到与亲人死亡相关的物体。到目前为止,他们收到一个信息,告诉他们亲人离世了,遗体已经火化了,仅此而已。所以很多失亲者现在还处于内心的否认期,他们不愿意承认事情已经发生,他们的情绪还没有更多地流淌出来。

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们有可能在3月底能解封。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那时他们的情绪是上扬的。而对于失亲者,他们第一时间去领回亲人的骨灰和遗物,他们的悲伤在那一刻才刚刚开始。所以在我们喜上心头的时候,他们悲从中来,又临近清明节,那会是一种巨大的情绪反差。

南方周末:面对这种情绪反差,我们可以做什么?

杜洺君:我有一个倡议,政府要设立一个公祭日,安放这座城市的悲伤。耶路撒冷的哭墙,“9·11”事件后美国政府的纪念活动,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做法。

南方周末:你认为公祭日可以设在哪一天?

杜洺君:可以将每年的2月7日作为公祭日,那是我感受到民众情绪最低落的一天。而且027是武汉的区号。

如果以2月7日为公祭日,3月27日就是民俗当中的七七。政府可以在这一天举行一个公祭仪式,带领全城人提前释放掉一部分哀伤。等到4月4日清明节,失亲者因为有了之前的情感宣泄,在面对亲人的骨灰和遗物时内心能获得更多支持。

我们预计清明节会是一个社会心理的拐点,在此之前,希望政府能为安放民众的哀伤做点事。这是最好的社会心理疏导方式。

南方周末:做与不做会有什么不同?

杜洺君:如果政府做得不够,这些悲伤就会直接由个体来承担,它所产生的影响和震荡是不一样的。人们心中会有怨。整座城市的心理创伤,要给它一个逐渐落地的过程。

来源:南方周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