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史话
关注: 1贴子:1471 排名: 8 
0 回复贴,158 次查看
<返回列表

闯入史记的美女│聪明人出个错儿,千秋万代美下去

史小翠 发表于 2019-10-2 23:33:11


真正聪明的人,必定是谨慎而进退有据的人。慎夫人的谨慎,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借鉴。

44.jpg





中国历史上所有帝王的女人们,最幸运的可能要数窦漪房,即窦皇后、窦太后、窦太皇太后了。


她以一介草根而跃升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还因为他的丈夫汉文帝一直把她当盘菜,即使她的眼睛看不见了,即使汉文帝已经宠爱了其他女人,也没有因此废黜她的皇后之位,而是要求他宠爱的女人必须对皇后敬重有加。


汉文帝真是个好丈夫。那么,又是谁那么有福气,能够分享汉文帝的爱,并且让司马迁将之写进历史呢?


是慎夫人。


《史记·孝文本纪》中,统共涉及到四位女性,她们是汉文帝的母亲薄太后,汉文帝的皇后窦漪房,为救犯罪的父亲而甘愿当奴仆的淳于公的女儿缇萦,汉文帝的宠妃慎夫人。


薄太后、窦太后已经先于慎夫人走入我们的视野,现在我们要说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慎夫人。





慎夫人的出名,和其他《史记》中的女性差不多,也是作为帝王或者英雄豪杰的陪衬出场的,《史记·孝文本纪》道:“上常衣绨衣服,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曳地,帷帐不得文绣,以示敦扑,为天下先。”


汉文帝艰苦朴素啊,经常穿一件很普通的绸袍子,即便是宠爱的慎夫人,她的衣服也不能太长,不能拖到地面。卧室的帐子也只能简单装饰一下。前者是为了节省布料,后者则体现简朴自然。


为何如此?皇帝想为天下人作出榜样嘛。


所以,慎夫人虽然出场了,但这里的慎夫人,完全是作为汉文帝美好品质的一个例证出场的。假如汉文帝是一件美丽的衣裳的话,那么,慎夫人只是一个衣服架子而已。


但如果仅仅如此,那么慎夫人的名声是不会响亮起来的,作为衣服架子的她,必须和大事件结合在一起,才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这个大事件,就是很少出错或者几乎不出错的慎夫人,出了一次大错。


而这次错误,要特别感谢一位叫袁盎的大臣。正是袁大臣的纠错,让后人和历史记住了慎夫人。


慎夫人一点都不像一些宫斗剧所写的,她和皇后窦漪房为了争宠,为了儿子,两个人斗得你死我活,最后慎夫人被窦漪房毒杀。


根本不是这回事。




据历史学家考证,慎夫人是今天的河北邯郸人,生于何年何月,死于何年何月,怎么入宫的,怎么去世的,甚至叫什么名字,司马迁都没说,但在关键问题上司马迁没省笔墨,他说,慎夫人美丽绝伦,能歌善舞,外加弹得一手好琴。而且,汉文帝非常非常喜欢她。


文帝喜欢她到什么程度呢?从“坐”就能看得出来。那时候没有沙发,可能连凳子也没有。都是地下铺个席子或者别的什么,然后蹲坐在上面,如果不怕弄脏了衣服,可能这个席子都不一定铺。


皇后或者皇太后,除了皇帝以外,当然是宫里最尊崇的人,一般人是没有资格和她坐在一张席子上的。如果能够和皇后或者皇太后坐在一张席子上,一来说明这个人的地位不一般,二来说明皇后或者皇太后比较喜欢她,起码不讨厌她,否则怎么能和她坐在一张席子上呢?即使是皇帝喜欢的妃子,如果皇后或者皇太后不喜欢,也不可能与之同席而坐。


但是慎夫人,经常与皇后窦漪房同席而坐,这说明慎夫人不仅得到皇帝的宠爱,也是个非常讨喜的人,不仅会讨喜,而且有分寸,如果不懂分寸,怎么能和皇后和皇太后平起平坐呢?要知道,虽然皇后窦漪房是苦出身,平时也不摆什么架子,但是,从苦水里趟过的窦漪房,才最不容易被欺凌,她能让慎夫人与自己同席而坐,说明她认可慎夫人的人品,不光是碍于汉文帝的情面,不得已才和慎夫人同席而坐的。如果仅仅是碍于情面,可以偶尔为之,绝不可能常常如是。





美丽的女子可以讨得男人的欢心,但美丽而聪明的女子,可以更进一步,紧紧地抓住男人的心。如果这个女子又能深明大义,那么,男人就不仅会宠爱她,还会怜惜她,进而敬重她。慎夫人就是这样一个美丽聪慧而深明大义的女子,所以汉文帝对之宠爱有加,不仅宠爱有加,而且与之心心相印。


据历史记载,有一次汉文帝带着慎夫人一起出去遛弯,站在霸陵桥上,两个人十指相扣,眺望远方。眺望了好久,汉文帝指着新丰驿道,意味深长地对慎夫人说,你看,这就是到爱妃的家乡邯郸去的路啊。


然后,汉文帝说,弹一曲吧。


琴声响起来,汉文帝可不仅打着拍子支着耳朵听,而是和着琴声,倾肝吐胆唱起来。


唱的啥?思乡曲。以歌声表达爱妃的思乡之情。


如果没有这个故事垫底,汉文帝宠爱慎夫人就是一句空谈。有了这个故事陪衬,汉文帝宠爱慎夫人,不仅有了实际内容,而且有了深厚内涵。试想,如果不是深爱的人,如果不是心意相通的人,如何能望着通往对方家乡的路,深情地唱起哀婉动人的思乡之歌呢?





但是人嘛,再怎么聪慧,也难免有不自觉不检点的时候。


公元前177年,汉文帝带着窦皇后、慎夫人和一众大臣到皇家园林游玩,晚上在那里举行盛大宴会。


宴会上的座次是,慎夫人和窦皇后一样尊崇。


慎夫人是汉文帝的宠妃,平时又在宫中和窦皇后同席而坐惯了,对这种安排谁也没觉得不妥。


但是,中郎将袁盎挑刺了。他命令宦官:把慎夫人的座位撤到下席去!


太打脸了!


慎夫人气坏了。


死也不能答应。


汉文帝呢?当然也气坏了,气得不顾体统,拉着慎夫人上了车子回了宫中。


主角都走了,其他人还有什么趣味?好好的一场欢会,闹了个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袁盎是个刚正不阿的大臣,但他也不是个不知进退的傻子。


等汉文帝的脸色稍稍好一些的时候,他开始进谏:臣听说,如果上下尊卑有序,上下之间才能和睦相处。如今陛下已经立了皇后,皇后就是后宫的主子,慎夫人只是婢妾,婢妾和主子怎么能同席而坐呢!上林苑中的座次安排,有失尊卑之序。如果陛下喜欢慎夫人,多多地赏赐她也就是了。如果陛下以抬高的方式表示对她的宠爱,这不是给她赐福,实在是给她降祸呀。陛下难道没听说过吕太后把戚夫人害成“人彘”的事吗?


听到“人彘”二字,汉文帝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清醒过来。


汉文帝把袁盎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慎夫人。


慎夫人大骂袁盎?


才不,慎夫人多聪明,她说,请陛下恩准,臣妾要赏赐袁盎五十斤金子。


说是赏赐,其实把这看作是慎夫人对袁盎的提醒表示感谢更加合适——在后宫,可以与皇后同席而坐,但是在相当于国宴的正式场合,事关国体,规矩第一。


这是一个忠臣敢于直谏的美好故事。这个故事的溢出效应是明显的,它不仅给袁盎的忠诚加了分,也给汉文帝的英明加了分。


这个故事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汉文帝对慎夫人的深切之爱。


当袁盎指出座次存在问题,要求慎夫人不得与皇后平起平坐的时候,不仅慎夫人生气,向来虑事周详的汉文帝,也不顾皇后的感受,竟然拂袖而去。


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汉文帝宠爱慎夫人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吗?


幸好慎夫人明事理,幸好慎夫人不是戚夫人,否则的话,又有谁能保证,虽然窦皇后贤达明觉,但就一定不会妒火中烧,做出残害后宫妃子的事情呢?





这个故事让袁盎出头露脸。


但如果没有这个故事,慎夫人虽然得宠,可能不一定有机会进入司马迁的视野。


虽然汉文帝为了慎夫人拂袖而去,但在这个英雄一怒为红颜的故事中,慎夫人并没怎么得脸,但正是这个不得脸的故事,让慎夫人长久地留在了人们的心里。




史小翠曰:历史一再证明,真正聪明的人,必定是谨慎而进退有据的人。得宠的慎夫人,就像她的姓氏或者名字一样,以慎立身处世,谨小慎微,慎之又慎,并以此得到皇帝始终不渝的爱。慎夫人的谨慎,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借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