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健康
关注: 0贴子:2942 排名: 8 
0 回复贴,861 次查看
<返回列表

【武汉日记】留在城里的汪星人和猫星人,你们还好吗?

徐市 发表于 2020-2-12 22:07:45
摘要:人的处境改变,必然影响它们的命运。

11.jpg


90后谢诗豪在上海读研,回武汉过春节,结果被困在城内。他的微信头像本来是一只柴犬和一只猫。被困后,他给头像里的两个毛孩子,都P上了口罩。

“这两位是你家的宠物吗?”我问他。

“不是呀,但我家的汪很可爱呀,”说着他发来视频,给我看他家的小泰迪:主人在吃一碗面,泰迪眼巴巴蹲着饭桌下盯着筷子。只见它呆萌地抖动耳朵,极力忍耐食物诱惑,真是一点不知愁滋味的样子。看着它,让人忘记拍摄视频的人,正身处怎样的状况。

历史上,二战爆发的头四天,伦敦有数十万只猫狗被结束生命。由于物资紧缺,一度政府曾严厉禁止人们用牛奶喂猫。但宠物们证明了它们的价值。一些猫狗引导救援人员营救身处困境的主人,另一些则安抚了惶恐不安的人们。

我问小谢,封城已经半个月,不知滞留在武汉市内的宠物们怎么样了。人的处境改变,必然影响它们的命运。小谢答应加入网上的宠物滞留互助群并寻找武汉市内的宠物医生问问现状。以下,是小谢发来的采访。

讲述人:张冬 宠物医生 90后

2月8日 正月十五 晴

1月23日的凌晨四点,也就是武汉市封城的前夜,我从睡梦中惊醒,一个曾经的客户哭着打电话,求我赶紧去救救她的小猫米娅,她人在重庆,回不来了。她只能请朋友去家里喂米娅,但朋友说米娅生病,情况不好。我只好立马起床,按照客户留下的地址赶过去,等我开门看到米娅的时候,只见米娅小小身影,见到我过去,胆怯地躲在窗帘旁边。我过去它还伸爪子想挠我,性情挺凶的,但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我检查之后,发现它一身的病:尿闭、肛门堵塞,还有长时间饥饿导致的脂肪肝,非常严重的耳道炎,口炎,我只能把它带回医院。

12.jpg
病情不容乐观的米娅。

其实前一天我已经接到通知,武汉市所有的宠物店都不准开门,但我们店里本身有很多正在住院和寄养的宠物。另外像米娅一样和主人分散,被滞留在家里的猫非常多,每天都有很多人发来消息,请我上门喂猫。许多主人出门过年,根本没有料到会封城。他们临走前,在家就留了三四天的猫粮,现在过了这么久,宠物主人当然着急。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一直在忙这件事,但他们人手有限。所以我下班之后会去帮忙上门,能帮着喂几只猫猫就是几只吧。

留守的猫猫们都很可怜,说是上门帮喂,大多时候都没那么简单。养猫的人知道,如果不及时清理猫砂盆的话,猫会拒绝排泄,一直憋着,这样下去大概率会尿闭,肛门堵塞。还有的猫猫因为饿着,就会得脂肪肝。像米娅这样的情况,如果我再晚一两天上门,它可能就坚持不住了。

我每天都要收到至少十条求助信息,有的主人身在外地,宠物滞留在武汉,有的是虽然人和宠物都在武汉,但宠物病了,找不到开门的宠物医院。如果遇到就住在我附近的,我还能帮一帮,碰到其他区的求助我也没办法,只能推荐他们一些宠物互助群。我也不敢到处乱跑。

另外我也要说一下,很多人在网上看到说宠物身上也有冠状病毒,就吓得弃养,这是完全错误且不负责任的行为。我前段时间就遇到过一次,当时武汉还没有封城,一个约莫五十出头的中年男人带他的小金毛来看病,说狗狗有点拉肚子。我检查之后说是感染了,病毒里也有“冠状”两个字。当时新冠肺炎的消息在网上已经传开了,他一听就慌了,丢了皱巴巴的三百五十块钱在桌上,扭头就往外跑,狗狗留在了我们医院,人再也没来过了,我连开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其实狗狗感染的冠状病毒,和人类的新冠肺炎无关。至少在我治疗的狗狗里,得这病的狗狗的治愈率还是百分之百。

我们医院里,还有一只因为得了传腹(猫传染性腹膜炎)住院的猫Iris,对猫猫而言,这个病是致命的。这种病需要gc441这个药治疗,不然猫只能活两三个月。但gc441这个药非常贵,5ml就要550块,而且要连续打三个月,每天一针。Iris的主人留在我们医院的药在1月26日就要打完了,我们医院也没有存货。Iris主人在网上买的药,也因为武汉封城,大量的快递停运,一直没到。而她本人在宜昌,也不能回武汉。大概在1月30号的时候,我终于从另一位宠物医生那里找到了一瓶,当时我拿着药瓶看了好一会,生怕摔了,真是救命药啊。当时Iris已经停药三天了,如果再晚两天,很可能就撑不住了。直到2月6日,Iris主人买的药才到顺丰的青山仓库,这时之前从别的宠物医生那里求来的药也用完了,我只能自己跑到青山仓库里去找包裹,万幸为Iris续上了命。

它们也是生命。更是家人。

在这期间,还有位护士联系我,希望我能救救她的猫猫贝茜,是一只小英短。我到护士家后,在房间里扫了一圈都没找到贝茜,后来才发现它趴在床脚下看我,小声地哼叫,我一靠近它就往后躲,我钻到床底下,好一会才抓到它。当时我一抱就感觉到贝茜的身体脱水很严重,整个眼球都很干,像是玻璃上蒙了层雾。临走前,我看了眼衣柜旁边的猫砂盆,清理得很干净,这让我有些意外,因为我知道那位护士每天都加班到晚上10点多。

我把贝茜带回医院检查后,发现它有很严重的胰腺炎、氮质血症,肝肾功能也有些衰竭。这种情况必须24小时输液,然后强喂,配合一些护肝的药物,只能住院治疗。那位护士非常忙,但每天还是抽出30分钟的时间来看贝茜。

每天下午5点半下班之后,她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她怕我担心,再三强调自己离开医院之前专门消过毒,但她还是很不好意思,总是和我说抱歉。因为戴着口罩,我只能看见她的眼睛,黑眼圈一天一天地加深。

她总是轻轻地抚摸贝茜的头,看着它的眼睛,小声地说,“今天好多了,妈妈知道你打针疼,把这阵子坚持过去就好了。”治疗了大概一周左右,贝茜的状态好了很多,她问我能不能再寄养几天,因为这几天自己太忙了,担心照顾不好贝茜。我看着护士的眼睛,和耳后的勒痕,实在没有办法拒绝。

护士低头又摸了摸贝茜的头,说“妈妈每天都会来看你,等妈妈忙完就接你回家”。那天走之前,我感觉她比平常精神了许多。她对我说,“如果不是贝茜,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天能不能坚持下来。”最后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之前我就知道她老家在外地,一个人在武汉,因为疫情也没有回家过年。

现在贝茜还寄养在我们医院。

我也有我的毛孩子,它叫文森,是一只猫。好在它很健康,每天我在外面提心吊胆,疲惫地回到家里,它总是安静地趴在那里等我,我躺在沙发上,它就悄悄地跳上来,蜷在我肚子上睡觉,这个时候我就会觉得疫情也没有那么可怕,总会过去的,总能战胜的。

现在我每天早上6点起床,清理猫砂盆,给文森留足猫粮。7点从家里出发,公共交通都停了,我只能骑自行车上班,走东湖绿道15公里,从东湖边上绕就20公里。一路上几乎看不见人,感觉像是一个人在寂静的荒漠里游荡。不过遇到天气好的时候,我也会停下来看看风景。东湖真挺美的,在武汉这么多年,都没有好好看过呢。

13.jpg
宠物医生沿路回家的风景。

(应受访者要求,宠物医生和宠物名字均为化名。)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诗豪 沈轶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