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观点
关注: 1贴子:1743 排名: 8 
0 回复贴,239 次查看
<返回列表

从哪吒到西施,荷花在中国文化中有着怎样的独特叙事?

在水一方 发表于 2019-8-19 22:52:49

《封神演义》中的哪吒,就是依托莲藕再生的。那么,在中国文化中,荷花有着怎样的独特叙事?

225.jpg
【编者按】今年暑期,国产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热。有一个细节,哪吒是依托莲藕再生的。在中国有上亿年生长历史的荷花,因其独特的文化气质,尤其是与江南文化的深厚渊源,得到诸多学者文人的青睐。近日,华东师范大学田兆元教授围绕“荷花叙事与文化景观生产”,在古猗园江南文化讲坛上作了演讲。


中国花卉丰富多彩,谁才是代表中国的国花?前阵子,中国花卉协会通过官网进行了一次网络投票,但迄今为止,这件事依然没有定论。国花的确立对于一个国家的文化认同与民族自豪感建立是非常有意义的。世界上很多国家都确定了其国花,如美国和英国等国的国花是玫瑰花,意大利的国花是百合,荷兰的国花是郁金香,等等。

关于中国的国花,有各种讨论和说法。比如,有人提出,春兰、夏荷、秋菊和冬梅之任意一种都是国花,只是一年四季不同时间的值守。还有人提出牡丹和梅花双国花的。今天,我主要想和大家谈谈荷花。中国的荷花灿烂美丽,负载国家社会文化的重大功能,有着满满的正能量。可以说,没有哪一种花卉像荷花那样,担当强大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的现实职能。在中国古代神话中,也可以见到荷花的身影,比如《封神演义》中的哪吒,就是依托莲藕再生的。那么,在中国文化中,荷花有着怎样的独特叙事?

荷花不独属于江南,它在中国是具有代表性的

据说荷花在中国有上亿年的生长历史,是恐龙时代留下来的活化石。恐龙扛不住自然的残酷性,被淘汰了,但是荷花经受考验活下来了,可谓“不老神仙”。考古发现多见古代中国人种植荷花的遗迹,《诗经》《楚辞》也都记载了荷花的身影。要论色彩,荷叶池塘绿水,芙蓉彩霞飞红,也真是很少有花种敢与其争艳的。

早在汉代的时候,有这样一首古乐府诗流传着,原文是这样的: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北。

这首古乐府诗的名称就叫《江南》,一下子把荷花莲子与江南地域紧紧地连在一起了。这是一段歌词,一唱三叹,反复咏诵,荷花成为江南的地域标志,一时成为主旋律。文化是一种叙事,或者叙事成就一种文化,通过叙事构建认同,是文化的生成方式。荷花莲子与江南的关系,被民间歌谣与文人墨客反复言说,形成了强势话语,也建立了人们的深厚的心理认同模式,仿佛荷花只是生长在江南,“采莲”也只是江南女子所为。

南朝的时候,又有一首抒情民歌叫《西洲曲》,中间有一大段“采莲”的歌词: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如果我们把这两首诗加以比较,就会发现一大秘密:汉乐府《江南》每句都有“莲”字,是一首歌曲,咏叹色彩很浓厚。而《西洲曲》的这一段,也是每句都有“莲”。如此浓墨重彩渲染一种鲜花,可谓罕见。《江南》的采莲意象,其莲鱼组合图像,逐渐形成了莲莲有鱼的中国吉祥图案。而《西洲曲》“莲子”诗,把荷花的爱情象征主题推向了高峰,其地位犹如西方的玫瑰。

李白也有一首《采莲曲》,这样写道:

若耶溪傍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
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
岸上谁家游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杨。
紫骝嘶入落花去,见此踟蹰空断肠。

这是江南采莲生活的诗意描述,又带有一点模糊的情爱意味。男女的交流,热烈而又有些伤感。这是对于青春的感怀,生命的感怀,所以格调很高。

《采莲曲》是一个很大的系列,白居易、王勃、贺知章、张籍、温庭筠等很多著名的诗人都有《采莲曲》。六朝的皇帝也写《采莲曲》。但是写得最好的,大家觉得还是王昌龄的《采莲曲》:“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这个画面感太强了。姑娘的裙子与荷叶融为一体了,姑娘的脸与荷花融为一体了,荷叶荷花姑娘混融在池塘里,只有歌声响起,才能够分辨有人来了。

文人塑造的江南的莲花,一是美,二是爱。荷花美轮美奂,荷花之爱则极具扩展性:荷音同“和”与“合”,是爱的意象,莲音同“怜”与“连”,也是爱的意象,还有藕与偶,丝与思,所谓藕断丝连。可见,荷、莲、藕、丝,都是爱情的表达,所以古代诗文与绘画,莲荷意象之美之爱,是常用的题材。

这里我顺便说一下,由于荷花与江南文化有着深厚渊源,江南的文人与江南的民间男女,写啊唱啊的,给荷花身上打上了厚重的江南文化痕迹,以至于让人觉得荷花只是江南的特产。其实,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荷花不独属于江南,它在中国是具有代表性的。

莲荷何以成为文人修养的重要标志?

荷花不仅仅只是看上去漂亮,与其他大多数花种不同的是,它还是一种食品、药品。《尔雅》云:“荷,芙渠也。……其实,莲。其根,藕。”这是人们食用的两种珍贵的食物。而根据《本草》说:“莲,上品药。食之,安中补藏,养神强志,除百病,益精气,耳目聪明,轻身耐老。多蒸曝,蜜和饵之,长生神仙。” 这就不同寻常了。贾思勰因此在《齐民要术》里讲了种藕法,种莲子法,指导农民生产,并告诉老百姓:“多种,俭岁资此,足度荒年。” 可见,莲荷在人们的生活中具有特别的意义,并非仅仅是精神食粮,还是真正的粮食。

今天,江南的荷花种植依然有着食品生产的独特意义。《舌尖上的中国》的“食材”篇,一开始就是在南方湖泊里挖藕。梅花也好,牡丹也好,兰花也好,不大可能成为大宗食品,但是荷花不一样,万亩荷花并不稀奇,如鄱阳湖的“莲荷国”生态园,万亩荷花的磅礴气势,可以用无以伦比形容,那不仅仅是为观赏旅游而种植,而是莲子、莲藕,以及荷叶茶等产品的生产基地。荷花的象征意义之所以能够不断扩展,就是因为荷花全身是宝,太“有用”了!

由于莲藕长在水中,相对来说江南生态更为适宜,所以“采莲”便成为江南重要的生产民俗,莲藕也成为江南特产。在江南大量种植的基础上,食品兼药品的莲藕,成为审美对象,是实用与审美的统一。而成为恋爱话语,更是因为生产劳动,男女交流,在充满诗意的水乡生产空间里,情爱自然滋生出来的。所以,江南人对于莲藕的情感是发自内心的。

荷花莲藕呈现的视觉盛宴,加之对人的食品营养滋养,对于那些重视人格修养的人来说,真是一个楷模:美丽而又有益社会人生。于是,荷花便成了美好人格的象征。屈原《楚辞》里便说:“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以荷花为衣裳,象征着自己的修养,世世代代为人景仰。北宋周敦颐的《爱莲说》出世,使莲花的人格修养形象进一步提升,达到了高峰。尤其是“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一句,莲花之君子形象得到了广泛的认同,成为人格修养与境界的典范。由此,莲荷成为文人修养的重要标志,演化为中国传统文人的标志性的艺术语言。

佛教传入中国,佛祖出生与莲花的传说,佛祖菩萨坐莲台的景观出现,荷花的信仰色彩厚重起来。据说,佛祖走了七步,步步生莲花,然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时人们感到,莲花的娇柔之身,具有了大雄无畏的力量,具有了驱邪精进勇猛的力量。与宗教如此紧密的关系,这也是其他鲜花所没有的。有寺庙名曰红莲寺,各地都有,如上海奉贤的庄行,就有一座规模盛大的红莲寺。除此之外,历史上还曾出现与荷花有关的民间秘密结社的宗教,名叫白莲教。自东晋慧远建立白莲社以来,凿池栽种白莲花,在中国民间社会产生了重要影响。南宋昆山人茅子元正式创教,在民间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白莲花成为信仰的标志,这是前所未有的。在信仰世界里,以花为代表符号,也是少见的。

越南、印度等国家将荷花视为国花,中国的荷花文化更有了国际对话的意义。在今天的“一带一路”视野里,荷花也是一条文化交流的纽带。

廉政教育基地为何大多栽种莲花?

中国的荷花并没有被束缚在文人空间里,也没有简单与爱情挂钩。因其荷莲语音的巨大的联想空间,荷花与中国文化的社会与政治生活连起来了。

荷与和谐的中国生活价值相关联。在民间文化里,语言语音的联想叙事谱系打开了,便焕发出巨大能量。“家和万事兴”,这本来是与荷花无涉的。但是“荷”“和”语音的联想,与那个江南可采莲的意象一下子便关联起来了。莲花的美丽优雅与鱼儿畅游便组成了和谐的图画,加上使用一段主题文字,如“和谐”“家和万事兴”等,图像的叙事功能便有效呈现了。荷花图像在这里甚至起到的是直接的语言表述功能。从生产、爱情、人格的叙事,荷花切进了主流社会的叙事视野。在当代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背景下,荷花担当了一种美丽政治的讲说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和谐”,其宣传画多是荷花;而“法治”,也多是荷花图像。

因“莲”“廉”的关联,莲花成为廉政教育的标志符号。在多数廉政教育基地,几乎都有栽种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这不仅是人格理想,更是社会与官场最高理想。荷花在承担政治功能的同时,也将政治文化诗意化、审美化,这是当代廉政教育带来的中国政治文化的新特点。由此可见,政治文化并不一定是严酷的形象,可以以美丽的形象呈现,这也是古来人们的“美政”理想。建立美好的政治形象,是美好的社会形象的重要标识,这是当代荷花文化的一大拓展。

荷花的审美政治,带来政治的审美化,即社会的和谐与理想化。在这方面,没有哪一种花能有此能量。由此可见,荷花承载的文化内涵实在是厚重的。

柳永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何以成千古绝唱?

江南地区的荷花叙事不断叠加,故事越来越神奇。北宋词人柳永《望海潮》词中,有描述江南杭州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句,这句直白的表达不外是说了荷花较多吧,要是没有别的叙事话语铺垫的话,实在难说有多美。但在民间传说那里,却是大事了。罗大经在《鹤林玉露》里说,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一场大战竟然是荷花起因,这当然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但是这个故事传开了,柳永的词一下子变成了千古绝唱,已然是事实了。当时有个叫谢处厚的诗人作诗云:

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
那知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

这就是说,一首词作的荷花句子,导致了一场大战,实在是夸张的。但是罗大经却说:“余谓此词虽牵动长江之愁,然卒为金主送死之媒,未足恨也”。这又是在进一步夸张这首词的意义:真正的价值不是引发了战争,而是战争把侵略者消灭了。一首词导致了侵略者的灭亡,那荷花也是太厉害了。

可是还有更大的问题在后面。罗大经说:“至于荷艳桂香,妆点湖山之清丽,使士夫流连于歌舞嬉游之乐,遂忘中原,是则深可恨耳”。荷花太美,桂花太香,导致南宋士大夫忘却中原故土,仿佛“商女不知亡国恨”,导致祖国山河不统一,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因此也和其诗云:“杀胡快剑是清讴,牛渚依然一片秋。却恨荷花留玉辇,竟忘烟柳汴宫愁。”

这是对于柳永的荷艳桂香词的神话般解读,成为流传甚广的荷花叙事。但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江南荷花,不只是风花雪月,也关乎家国大事。金主为了荷花发动一场战争,这比特洛伊战争为了一个女人而战更有神话意义,简直就是荷马史诗般的叙事。而鲜明的潜台词可以有很简单的表达:江南好。这些诗性的、神话的叙事,塑造了江南荷花的神话,强大的话语力量,一时难以撼动。

于是,我们便看到,荷花叙事既有小家碧玉之美,又与国破家亡大事相关。可是没有人说,荷花容易引发战争,容易引发懒惰,大家不要种荷花了。这个故事只是强调了江南的荷花之美。战争、政治,在荷花的叙事里,都被雅化了。荷花提供了一个“审美可以让世界更美好的”的标本。

今天上海的荷花节在讲述哪些故事呢?

江南的荷花叙事在上海同样引人注目。近代学人王韬在其上海文化叙事的代表性著作《瀛壖杂志》中说,豫园的湖心亭,“池植红莲,夏日盛开。晓起立桥上,面面皆花,绛霞晕目,水风送凉,真佳景也。”可惜这一景观,被外国侵略者破坏,“靡有遗茎”。王韬还记载了近代露香园故址有“露香阁”,阁东有“露香池”,“池可十亩,广植红莲,开时池水欲赤”。可见,上海之地有着荷花种植传统。

新世纪以来,上海开始举办各类荷花节,如十年前松江新浜镇开始举办荷花节。据说古时候新浜镇名曰芙蓉镇,荷花种植传统久远。十年来该镇荷花种植面积由200亩增加到1000亩。古猗园荷花节已经举办七年,影响日趋扩大。海湾森林公园举办了六届荷花节。上海荷花节大有后来居上之势,在长三角体现出独特的优势,展现了江南文化的灿烂图景。

叙事是文化价值实现的前提,今天上海的荷花节在讲述哪些故事呢?我们发现,几乎没有一处荷花节不提到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诗句的,这就是江南荷花的千年诗性叙事。

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描述西湖的诗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好在哪里?似乎也是白描,诗句本身有何特点呢?这首诗进入了中小学的课本,大量的教案充斥在网络上。有的老师和同学这样讨论:因为是杨万里送林子方,是朋友告别,咱俩一个是荷叶,一个是荷花,朋友感情深。也有的说,林子方你去当官,要像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这些解读,虽然也有些道理,但是并没有真正抓住这首诗的意境。其实这首诗既是对于江南荷花景观的时空辽阔的想象性的夸张书写,江南的秀雅的有限空间被夸大到辽阔的无限空间;也是对于送别场景的真实描绘:接天莲叶无穷碧与唯见长江天际流一样,突出了“送”。而“晓出”点明了时间,这个映日就是朝霞对荷花的阳光沐浴,当然是难得美景,所有的意境是通过读者的想象呈现的。“接天”与“无穷”都是在描述荷花空间的阔大,而“晓出”与“六月”则是仲夏清晨最美好的时辰。这时我们就会想起,那个“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是具有同样的美妙之处的。都是良辰美景,特别时空,宏大的景观。从这个意义上说,上海的荷花节是在延续传承江南荷花的时空叙事,讲述无限江山。

上海的荷花节把江南的审美传统放到第一位,同时通过摄影比赛等形式,以图像传达荷花神韵。摄影是荷花景观的再传播,扩大了上海荷花的影响力,有的摄影高手的一幅作品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点击。由此可见,当代的荷花文化传播有着过去不可比拟的优势。现代摄影技术、网络技术,以及图像编辑艺术,扩展了荷花的叙事空间。而这种叙事影响来自荷花景观的生产,包括种植、培养等技术,更有涵养市民文化精神的公共文化策略,以及相关的文化概念植入。荷花节总是伴随着舞蹈、音乐、摄影,以及各类荷花主题的展览。所以我们今天的景观生产,不仅仅是荷花种植的文化,更是一种荷花文化生态的生产。

景观是文化浸润的凭依,消费是文化实现的手段,认同是文化生产的目的。荷花的景观生产带动了旅游消费,逐渐升级的旅游娱乐活动,是荷花审美认同增进的证明。客观上讲,没有哪一种花像荷花一样,观赏期那么长:春天的水面圆叶就足够引人入胜;花期从6月到9月,延续整个夏季,跨越到秋天;采莲多是在秋天,还“留得残荷听雨声”,残荷形态,别有韵味;冬天的挖藕,是一种独特的生产收获民俗,经过《舌尖上的中国》的传播,完全具备了观赏属性。荷花莲藕生长形态,一年四季都有其可观之处。

上海荷花节的古老习俗也与长三角密切相关。如荷花之神,上海古猗园所藏瓷板画为西施。西施是江南美女,代表了荷花之美艳及责任担当,所以这位荷花神的选择就十分精当。荷花神是荷花文化的符号代表,在西施的故乡浙江诸暨,每年都有荷花神西施的祭祀仪式。荷花神西施也是整个中国的荷花神。

荷花是江南文化的旗帜,也是中国文化的代表。随着荷花文化景观的传播,荷花文化一定会更大规模地突破江南的区域局限,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道亮丽风景,并走出国门,在交流与交融中,体现“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文化意境。


【思想者小传】

224.jpg

田兆元 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江南文化研究院副院长,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协会常务理事。兼任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等职务。主要研究方向为神话学与民间信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民俗文化资源与应用等。主要著作有《神话与中国社会》《神话学与美学论集》《盟誓史》《创世神话六讲》《叙事谱系与文化传承》等,主编《华东民俗文献》30册、《妈祖文献》5册等,撰写学术论文80余篇。(作者照片由本人提供)

原题:思想者|田兆元:从哪吒到西施,荷花在中国文化中有着怎样的独特叙事?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田兆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