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观点
关注: 1贴子:1749 排名: 1 
1 回复贴,692 次查看
<返回列表

草根闲谝 │ 关于臭虫那些事

熊俊林 发表于 2019-7-8 21:33:33

想想人也怪可怜的。白天要忙着去战天斗地,夜里还要用自己的血去喂它们。真是越苦越难。

13.jpg

图片/源自华为图库

        现在的物质生活条件大大地改善了,居住条件更是有了天翻地復的变化。卫生条件也更不可与上世纪同语,乡村人居环境的变化和现如今的"厕所革命″正在日新月异地改变着当今社会,不知是否还有谁曾记得臭虫的事。

        前两天我读到"大漠在线网站″一篇《臭虫有智慧吗……》的贴子,不禁感慨万千。我想可能不一定是臭虫有智慧,而是当时的人太穷也太忙,没有精力顾及它们。否则臭虫不可能猖獗那么多年,甚至留在我的记忆里至今依稀可见。因为人毕竟是高级动物,想要改变的事没有改变不了的。要不,为什么现在却都绝迹了呢。一天都忙于填饱肚子的生计去了,自然也就顾不上自已却填了别人的肚子,当然也就让"漁人"得了利。虽说顾不上,似乎也不全对,谁对自家屋里的臭虫不深恶痛绝呢。但从那个贴子里可以想象到很多年前,养路工人居住时的"盛况"。

15.jpg

        记得小时候上学的集体宿舍里,臭虫也是横行,而且司空见惯。因为那时的生活和卫生条件差,同学们住的都是麦草通鋪。到了晚上,便是臭虫大行其道和开饭的时候,我们一个个被咬得瘦骨憐丁,而臭虫们却胖得走不动,一被揑死或压死后,除了一坨污血便是一股子难闻的臭味。我们的鲜血被它们消化后竟如此难堪和难闻,真是意想不到。

        说来臭虫的生命力是极顽强的,就如此贴中所言,即使是十多年不住人的房子,只要现在住了人,闻到点人的气味,干瘪得就象一点纸,见风就能被吹飞的臭虫就能苏醒,并重新开始吸人血的勾当。


16.jpg

        在上世纪以前,当然我们只记得五六十年代以后的事,在更加以前的万恶的旧社会,那一定更糟糕。可以说哪里有人,哪里就有臭虫。那时候我们生活很艰苦,工作和劳动强度却很大。臭虫也循着人们的汗臭味如影随行。想想人也怪可怜的。白天要忙着去战天斗地,夜里还要用自已的血去喂它们。真是越苦越难。

        在兵团的农场里,我们开始时住的是地窝子,是属于穴洞而居的形式,臭虫还少些,因为一个一个的地洞之间有一定的距离,"屋顶"也各自为政,基本互不相连,不利于它们联合开发繁殖和生存。要有也是盖地窝子时带进的草瘪子,那东西也极历害。后来随着生活的改善住上了地面上的土块建筑和平房或窑洞,臭虫们倒㨗足先登。

17.jpg

        这些军营似的联体建筑,无疑给它们提供了施展身手的大好机会。不但群体意识大增,而且更方便它们四处转战。因为一栋栋的土块房子顶上都是连着铺的红柳和芦苇把子,最上面才是草泥復盖,既保暖又四通八达,便于臭虫联络。而窑洞每间的隔墙仅一块土块厚,窗子和门都挨着。我甚至怀疑谁家人的胖瘦和血型它们都了如指掌。因为味道恐怕也大不相同。           

        记得我结婚时,那是一九七五年了。组织上将我们集体宿舍的半间窑洞约十二平方,即联体窑洞中一间的半间隔开分给了我们,这比起建场创业初期来讲己是天壤之别。我决不能让这些吸血鬼混进我的新房,玷污了我妻和后代,便绞尽脑汁地下决心,要在这十二平方里打一场彻底的不留死角的歼灭战。
19.jpeg

        我硬是在刷房子的石灰里兑了一瓶子"敌敌畏″剧毒,并关上门窗烧上火墙刷房子,才保证了几年的平安。而自已却被熏得病了一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当然为了爱情是值得的,幸亏那时的我阳气旺盛,体格健壮,又有坚定的生活信念且意气风发,一般人还真的受不了呢。

        而那些偷懒的人可没那么幸运。记得有一年的某天早上, 班里的老贾没法来上班了,因腰间盘被摔脱裂而送去了医院。咋了?昨天下班前还好好的抬砂箱嘛。经了解才知道是空降的特务分子 —— 臭虫招的祸。原来是老贾晚上睡着后,朦胧中感觉有虫子爬到了他的脸上,他顺手一巴掌抹去,立即感觉湿了手掌的同时臭味难闻,因为脸必竟离鼻子太近了。他知道是遭了臭虫袭击,便立即开灯,看到足有一个分队的臭虫,在灯光下急速往墙上的开关底座盖方向爬,而被他抹死的这只,也只是急不可耐地从屋顶的苇把子里空降下来,吸足他的血后收兵回营的先遣"人员"。

11.jpg

        眼看这群臭虫就要钻进开关的木底座了,他甘脆搬了两个高些的凳子摞在床上,摇摇晃晃迷迷糊糊地扶着墙站了上去,想打场阻击战。因为是土块墙,他一手扳开了开关盒子时,心里还在想着要一网打尽。没想到这盖子下竟是臭虫的大本营,密密麻麻的一窝,似乎正在开会的臭虫在灯光下四处逃窜开来。此刻间,毛骨耸然的老贾竟吓得"啊"了一声,一脚踩空了凳子,竟重重地摔了下来,动弹不得。才由家人送到卫生队的医院。  

        而当时救人要紧,老贾一家人自然顾不上打死那些臭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钻到屋顶上的红柳芦苇把子空间里,转移到隔壁家去了,因为一间房子就有三户邻居。而且你也无法追赶捉拿,只好随其嫁祸于人了。想来臭虫干的坏事也真是罄竹难书,够缺德的。可怜的老贾被臭虫们狠狠地收拾了,还有苦难言,甚至难以表述。而同时,它们的逃生技术和生存手段甚至雷历风行的撤离速度也的确使人惊讶。也难怪贴子里说这些臭虫有智慧。

18.jpeg

        其实这些坏东西非但手段恶劣,甚至也有团伙和组织性。据我所知它们的同类还有虱子和虮子。爬在人的头发里,藏在衣服里,都是靠吸人血生活,当然也都属寄生虫一类。不是有人是猿类进化来的一说吗?现实生活中的猿猴类就有互相捉虱子虮子臭虫的习惯,甚至捉到后不停地送到嘴里,象嗑瓜子一样吃掉,可见也是恨之入骨的。

        由此我还想到这些东西似乎还历史悠久,记得我过去曾读过一本故事,好象说的是大文豪苏东坡一次迎接朋友光临他家时,描述他的妹妹苏小妹还在闺阁中与佣女捉头发里的虱子的情景。苏小妹不但生得美丽,而且是才女,与她哥一样文才出众,诗情超群。而且苏氏又是大户人家,朝中命官。家里的卫生条件显然不可与庶民同语。尚且与这些脏物同生存,可见它们的历史又有多悠久。

20.jpeg

        由此联想起来,就是皇亲国戚甚至宫廷里,恐怕也少不了它们出没。而如今的神洲大地,我想一定彻底地消灭了这些吸血鬼!就象半个世纪前消灭了吸血虫病一样。窥一斑而见全貌,这实实在在是全社会全民卫生状况的历史性进步。

        另外,由于现在大家居住条件的大大改善,住楼房还有装修这道关,那些超标的甲荃不毒死它们才怪呢。所以现在哪还听说有臭虫呢。

33.png


19.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蔡经 发表于 2019-7-9 14:34:10
臭虫,可以说是那个困苦年代特有的“宠物”。
现在生活好了,说给孩子们,孩子们都不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