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史话
关注: 1贴子:1458 排名: 9 
0 回复贴,524 次查看
<返回列表

我心中的进军新疆纪念碑

马中泽 发表于 2019-5-24 20:34:41

作为军垦第二代,我们不只是看到地窝子,而是亲身经历过这种生活并铭记终生,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度过的。

11.jpg

进军新疆纪念碑矗立在乌鲁木齐人民广场中央。每当我站在肃静、神圣的纪念碑前,心情总是不能平静。这座丰碑用血肉和汗水向世界宣告了新疆划时代的辉宏史篇,我的父辈就是为了那个时代奉献了一生的人。

纪念碑呈正方形,占地面积九百平方米,总高32.6米。

碑座有四个面。北面镌刻着原国家副主席、新中国军垦奠基人、王震将军的题词:解放军进军新疆纪念碑。

南面镌刻着原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政委王恩茂同志的题词: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开创了新疆各族人民解放的新的历史时期。
12.jpg
进军新疆纪念碑是新疆的闪光名片。夏季绿茵环保,冬季青松肃立。


19.jpg

进军新疆的解放大军中有我的父亲。

新中国成立前,父亲是国民党整编78师178旅532团1营的一个上士班长。父亲说,1949年8月,他所在的国民党部队驻守甘肃玉门油矿。解放军六军16师进军新疆路过玉门,来了一位解放军军官给他们讲话,说你们都是受苦人,被迫当兵,现在跟共产党、解放军走,走的是一条光明的路。父亲后来才知道,他们随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将军起义了,从此走进了革命的队伍。父亲被编到王震将军的一兵团六军十六师47团,依然是班长。父亲说,在国民党部队是什么级别,起义后担任什么级别。进军新疆后,父亲和战友们驻守新疆东大门——哈密。


父亲所在的部队有着光荣的历史和传统,是一支参加过南昌起义、两万五千里长征、百团大战、保卫延安、解放大西北等重大战略战役的部队。当年在保卫延安的战斗中曾浴血奋战七天七夜,立下赫赫战功,毛泽东主席曾授予其“红星部队”的称号。进军新疆后,剿匪反霸、屯垦哈密、开发和建设博州,在屯垦戍边大业的历史进程中,红星两个字深深地刻在这支部队心上,红星精神代代相传。  


父亲出生贫寒,祖籍甘肃会宁。旧社会家无一垄土地,划成份为雇农。18岁起,曾三次替人当壮丁,两次逃丁成功,最后一次未果,大概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当了国民党兵,随军进入新疆,一直在哈密、鄯善、七角井、玛纳斯驻防。1949年初国民党178旅532团一个营调防甘肃守玉门油矿,父亲所在部守油矿数月后,解放大军进军新疆路过时,起义参加革命队伍,随部队再次进入新疆。

13.jpg

1951年初,驻哈密地区的六军16师将47团全部,与46团和48团部分人员组成2000多人的修渠大军,从发源于天山的石城子河开凿一条横穿戈壁的渠道,灌溉二道湖荒原,并以16师前身原教导旅代号“红星部”称号将此渠命名为红星渠。  

哈密红星渠的修建,是十六师在哈密屯垦戍边历程中创造的一个功在千秋的伟大工程。47团接到开山炸石任务后,天山峡谷铁锤叮当,炮声隆隆,硝烟飞腾。父亲就是当年有名的炸石爆破能手,为此负伤,并荣立三等功。


1951年8月1日,在红星一渠附近的新庄子举行开闸放水典礼,万余名各族群众穿着节日的盛装聚集在这里。


中午,在石城子渠首,礼炮响后,闸门启开,滚滚雪水涌出闸口,顺着红星一渠直泻而下。


1952年,遵照毛主席“屯垦戍边”的命令,西北野战军六军十六师四十七团集体转业,组建红星二场。部队前身是在毛主席身边战斗和生活过的陕甘宁边区教导旅二团,曾荣获过“红星”部队光荣称号,农场以此得名(现兵团13师红星二场)。


14.jpg

1960 年,根据上级指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的大部,由哈密地区西迁至博尔塔拉州。我父亲所在连队整建制随师西迁大军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荒无人烟的边境区域安营扎寨,改建制为农五师红星十六场1队(现第五师86团8连)。

1960年2月,天气极端恶劣。父亲当时是一名排长,服从命令举家坐敞篷汽车,小妹出生只有14天,艰苦跋涉,风餐露宿,穿戈壁,越雪地,六天六夜,行程1200 公里,来到祖国西部边陲--博尔塔拉州以东10公里一个叫青达拉的戈壁荒滩。


眼前一无所有,更谈不上住房,全连职工借住在当地老乡家的羊圈里。羊圈没有顶棚,大伙就将篷布盖在圈舍顶部,男女扎堆聚住。第二天,全连指战员毫不气馁,精神抖擞地用十字镐、铁锹,男女齐上阵挖地窝子;10天时间就挖好了十五六个40 平方米的地窝子,才算有了住处。


之后的岁月,农垦部队壮大了,国家调拨了大批的复员转业军人、支边青年和“上山下乡知青”,勇士们战天斗地,艰苦创业,屯垦戍边。


父亲一辈老军垦和从祖国四面八方涌来的英雄儿女,呕心沥血奋斗几十年,一座座现代化农场、工厂和城镇拔地而起,荒原变成了绿洲。父亲苦劳成疾,于1987年8月25日走完了他的一生,终年73岁。


15.jpg

当年的地窝子现在只能在军垦博物馆看到,作为军垦第二代,我们不只是看到地窝子,而是亲身经历过这种生活并铭记终生,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度过的。

16.jpg

父亲不识字,历任机枪手,上士班长,排长。进疆后参加过剿匪战斗,荣立三等功。在屯垦戌边的建设大业中多次立功,被评为生产能手和先进工作者。1954年随部集体转业,取消供给制评定等级时,根据父亲的贡献和技能,评定他为5级农工,据说是全师少有的几名。上世纪六十年代调工资转为新6级农工,一辈子只调级一次而不增薪,直至退休,父亲从无怨言。

17.jpg

军垦建设的接力棒传给了我,人称我们是军垦第二代,我也十分荣耀。尽管“文革”期间父亲因当国民党兵而被打入“牛棚”,我成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受人欺负,1971年因政审我是“国民党兵痞”的后代而取消已拿到入伍通知书的参军资格,但我骨子里孕育了永不气馁的气质,靠自我努力,拼搏,走了出来。是兵团的地,兵团的水养育了我。从参加工作开始,到走向干部岗位,至到退休,从未离开兵团。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标准的“解放牌”,我与共和国同命运。当我到了退休年龄,有了孙女,才真正地理解了父辈“献了青春献子孙,献了子孙献终生”这震撼环宇的兵团情怀。

进军新疆纪念碑将永世记载包括我的父辈在内的丰功伟绩。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是父辈们的写照,也是我们的记忆。
时代已经变迁,但记忆永远鲜活。
好生活来自不易!
让我们一起加油,一起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